您的位置 : D1看書網 > 現情 > 鮮妻超軟萌

更新時間:2020-03-14 09:40:53

鮮妻超軟萌

鮮妻超軟萌 千紓 著

連載中 墨沉域蘇小檸

《鮮妻超軟萌》該小說的主角和配角叫墨沉域蘇小檸,是千紓傾心巨作,目前正在有書閣連載。全書主要講述“嫁給我,不怕死?”傳言瞎子墨沉域是個天生的煞星,克死雙親姐姐以及三個未婚妻。蘇小檸抱著必死的決心嫁給他。本以為婚后是她照顧他,卻沒想到,她被他寵上了天。他說,她是我的女人,只有我可以欺負。他說,誰敢動我的女人,我讓他生不如死。他還說,我的女人要給我生一堆孩子。蘇小檸怒了,“誰要給你生一堆孩子!”男人拿出當初的婚禮視頻,視頻里她一臉認真,“我會努力給你生孩子的!”她紅著臉否認,“這不算數,婚禮的時候,你還騙我你是瞎子呢!”他點了點頭,“準備一下

精彩章節試讀:

“那個……我應該先去床上,還是……先幫你收拾下?”

蘇小檸站在浴室門口,小心翼翼地詢問。

今晚,是她的洞房花燭夜。

遠處那個坐在輪椅上,眼睛蒙著黑綢的男人,是她以后的老公。

這是她第一次見到他,他本人比照片更好看。

男人五官硬朗分明,鼻梁高挺,眉宇濃黑,身形修長,是她夢想中男神的樣子。

可惜的是,他是個坐在輪椅上的瞎子。

有人說,墨沉域是天生的掃把星,九歲的時候克死了雙親,十三歲的時候克死姐姐,成年后又接連克死了三任未婚妻。

這些傳聞,蘇小檸剛聽到的時候,心里也是害怕的。

但是叔叔說,只要她嫁了,墨家就會出錢給奶奶治病。

為了奶奶,她愿意以身試險。

見男人沒有反應,蘇小檸覺得他沒聽見,又重復了一遍。

“呵。”

冷傲清貴的男人慢條斯理地解開遮在眼睛上的綢帶,冷漠地掃了她一眼,“知道你嫁的是什么人?”

他的目光太冷,蘇小檸本能地縮了縮身子。

但轉念一想,她又覺得沒什么好怕的,他是個瞎子啊!

但是,瞎子也會有這么深邃的目光么?

蘇小檸沒見過瞎子,她不清楚。

不過,她依然誠實地回答了他的問題,“我知道。”

男人墨眉微顰,“不怕死?”

眼睛上的綢帶摘下去之后,他看上去更矜貴冷傲了。

蘇小檸心臟砰砰跳,“不怕。”

她看著他,語氣堅定,“你救了奶奶,你就是我的恩人。”

“我一定信守承諾,給你生孩子,一輩子照顧你!”

女人嬌俏的小臉上寫滿了認真。

墨沉域默默地審視了她一會兒。

半晌,他嘲諷地笑了,“既然這樣,你幫我洗澡吧。”

蘇小檸頓了頓,“好。”

從她答應墨家爺爺要嫁給墨沉域之后,她就沒打算反悔。

結婚證領了之后,她就是他名正言順的妻子。

丈夫是個殘疾人,妻子伺候他洗澡,天經地義。

“我去放洗澡水。”

說完,她嬌小的小身子鉆進了浴室里。

墨沉域看著她的背影,眉頭緊鎖。

他不是沒派人調查她。

這個女人的資料簡單地不能再簡單,一個山村里出來的窮丫頭,為了親人的醫藥費甘心嫁給他這個聲名狼藉的掃把星。

他之前的三任未婚妻,個個都是A市上流社會的名媛,家境殷實背景顯赫。

但她們都在婚禮前夕被人用各種方式暗殺。

這蘇小檸又傻又單純,居然能安然活到和他洞房?

要么,是她傻到別人懶得下手。

要么,她在裝傻。

正在墨沉域思索間,浴室那邊傳來開門的聲音。

他抬眼,墨色的黑眸瞬間閃過一絲的驚艷。

浴室里氤氳的霧氣從邊飄散出來,嬌小玲瓏的女人慢吞吞地走出來。

她烏黑的長發被水汽打濕,有幾綹調皮地在她的鎖骨間隨著動作一蕩一蕩。

女人身上的浴巾已經全濕了,貼在她身上,勾勒出她玲瓏有致的身形來。

“等我一下哦。”

她彎腰,拖出床底的行李箱打開。

行李箱的箱蓋上整整齊齊地碼著她的貼身衣物。

她翻出一套白色蕾絲的,將標簽撕掉穿上。

大概是因為想到墨沉域是個瞎子,所以她換衣服的全過程,都是在他面前的。

但這樣單純的舉動,在某個男人眼中,卻有了另一層的深意。

這丫頭是在測試他是不是真的瞎?

“呼~”

穿好之后,蘇小檸走過來,動作自然地將墨沉域的輪椅推到浴室門口。

攙扶著墨沉域進了浴室之后,她開始一件一件地給他脫衣服。

隔著濃重的水汽,墨沉域瞇眸看她。

蘇小檸低著頭,表情專注,那雙清眸純凈地不摻雜任何的情緒,動作認真地像是在課堂上做作業。

她摘掉他的手表,脫掉他的襯衫,然后是……

最后,在最后一道防線的時候,蘇小檸有些局促地縮回了手,“你……可以穿著這個洗澡么?”

墨沉域審視著她,眸中染上一絲邪肆,“穿著這個,有的地方就洗不到了。”

“嗯……好像也對。”

蘇小檸偏點頭,小手伸了過去。

墨沉域眸色微微一頓。

他冷冷地看著她認真的樣子,眉頭終于狠狠地皺在了一起。

這女人是真傻還是裝傻?

知不知道害羞這兩個字怎么寫?

“這邊進浴缸。”

蘇小檸像是沒看到男人身上與她不同的地方一般地,認真地攙扶著墨沉域進了浴缸。

但臉還是不住地紅了。

她拍了拍臉,平復了一下心情,開口問他,“你不怕疼的吧?”

“嗯。”

將鬢邊潮濕的頭發別到耳后,蘇小檸回身,在柜子里翻了翻。

片刻后,她拿著一個表面粗糙的澡巾轉過身來。

墨沉域額上的青筋不自主地跳了起來。

她是想在洞房花燭夜的時候,給他……搓澡?

蘇小檸根本不問他的意見,直接抬手對著他的后背下手,“如果疼了的話,和我說哦,我會輕一點的。”

墨沉域:“……”

蘇小檸搓得十分賣力也十分認真。

在嫁給墨沉域之前,她伺候體弱多病的奶奶已經許多年了,奶奶特別喜歡她這樣給她搓澡,說每次搓完都會很舒服,連睡覺都會變得香了。

所以蘇小檸覺得,墨沉域肯定也會喜歡的。

她蹲在浴缸邊上,賣力地用澡巾擦過他的每一寸肌膚。

雖然她用足了力氣,但對墨沉域來說,卻像是在撓癢癢。

但她的努力和認真,他看得出來。

沒多久,她頭上就出了一層的汗。

墨沉域眉頭緊鎖。

這一刻,他忽然開始懷疑,他是不是錯怪她了?

這么一個單純到傻乎乎的小丫頭,會有什么心機?

“那個。”

給他洗完其他的地方之后,蘇小檸紅著臉指了指某處,“這個也要洗么?”

墨沉域眸色幽深地看著她,“你說呢?”

蘇小檸皺著小臉思索了一陣子,“那還是……洗吧。”

她直接拿著澡巾探了過去……

男人的大手精準地扣住了她的手。

空氣瞬間凝滯。

蘇小檸根本不覺得自己這一澡巾下去墨沉域會廢掉,她抬頭看他,目光純凈,“你拉著我怎么洗呀?”

男人的墨眸中一絲寒意掠過,“出去。”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新年电子游戏 海南麻将下载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 娱网棋牌游戏大厅下 时时彩三星组选计划 广东36选7开奖时间 nba比赛比分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 中国体彩7位数开奖结果查询表 江西11选5任五遗漏 姚记棋牌官网下载 体彩p3图谜彩摘网 5分3DAPP下载 足球比分直播捷报比分 联投灵活配置二期私 血流换三张宜昌版下载 幸运快三倍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