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D1看書網 > 都市 > 我的老婆不能惹

更新時間:2019-12-06 16:17:53

我的老婆不能惹

我的老婆不能惹 啵啵爸爸 著

連載中 李家豪水如煙

《我的老婆不能惹》男女主角為李家豪水如煙,是作者啵啵爸爸所寫的一本原創新作,目前正在微小寶連載。清晨,某私人醫院潔白的紗布一層層緩緩的揭開,李家豪看著自己全新的面孔,鏡中的他擁有世間最完美的容貌。伸手摸了摸這張曾被大火燒得面目全非的臉,那火辣辣的疼,在過去三年里,日夜折磨著他。

精彩章節試讀:



清晨,某私人醫院

潔白的紗布一層層緩緩的揭開,李家豪看著自己全新的面孔,鏡中的他擁有世間最完美的容貌。

伸手摸了摸這張曾被大火燒得面目全非的臉,那火辣辣的疼,在過去三年里,日夜折磨著他。

“家豪少爺,恭喜您,您這張臉是運用了當今世界最先進的技術修復的,現在已經做到了完美狀態。”

身邊的一位精神矍鑠的老者說完,微笑著看著李家豪,嚴重充滿了欣慰之色。

“是嘛,那一切就要重新開始了……”李家豪嘴角勾起一抹神秘的詭笑。

李家是華夏最龐大富有的家族,即便是繁盛時期的羅斯柴爾德家族也不能與之比擬。

李家豪因為天生身體孱弱被家族寄養在洛城水家,水老爺子對他視如己出,還將自己最心愛的外孫女嫁給他,他也因此當了上門女婿。

但是水家其他人對他并不好,包括他的妻子水如煙,盡管他對她溫柔體貼,百般呵護,卻還是得不到她的心。

兩年前,水家人點燃一場大火,讓他這個廢物贅婿人間蒸發,兩年后,他已經回歸家族,要將這筆債親手討回來。

李家豪問道:“福伯,我的新身份安排好了嘛?”

“少爺放心,都已經安排妥當了。”福伯說著遞上新的身份資料。

“李炎?“還真是貼切。

福伯問道:“家豪少爺,對付水家哪用您出手,您現在應該以家族事業為重。”

李炎聽了,輕笑道:“福伯,有些事要親手了結,才有樂趣。”

洛城!

李炎驅車來到市內一處最繁華的大廈門前……

“水紋娛樂有限公司。”李炎走向前臺。

“你好,我是來報道的總裁助理李炎,請問總裁辦公室怎么走?”

前臺頭也不抬的看著手機上的肥皂劇,漫不經心的說:”10層最里面那間就是,自己進去吧。”

來到掛有“總裁辦公室”字樣的房間門口,李炎伸手輕敲了幾下房門。

“請進。”

一個好聽的女聲響起,熟悉又陌生。

李炎邁步走了進來,看到正坐在落地窗前的美人,她一點都沒變,依舊那么光彩照人。

這是他的妻子水如煙,也是讓他墜入地獄的女人,李炎的思緒不禁回到了從前。

水如煙抬眼看他,清澈的目光微微失神,這人長得也太好看了。

但只有一瞬間,她回過神,“你就是新來的助理?”

李炎收拾了心情,微笑道,“是,總經理您好,我叫李炎。”

水如煙微一點頭道:”你的情況我之前已經了解了,我這邊工作很簡單,就是幫我處理一些雜事。”

話未說完,電話就響起來,水如煙有些抱歉地看了他一眼,接聽,“嗯……好,我這就過來。”

之后掛斷電話,指著桌上的禮品盒對李炎道:“拿上東西跟我來。”

“好的,總裁。”李炎做了一個請的動作,順勢接過了水如煙遞過來的車鑰匙。

看來她對自己的身份并沒有懷疑。

一個小時候后,水家大宅,李炎看著這座氣派的別墅,微微一笑,往日的畫面逐漸浮現。

此時會客廳內已經是人聲鼎沸,這里的一張張臉孔,李炎都無比的熟悉。

“水如煙,你還敢來的再晚些嗎?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,怎么不干脆等到宴會結束了再來啊?”

李炎記得她叫水艷艷,一個被嬌慣壞了的富家女,飛揚跋扈,驕縱蠻橫是這位大小姐最恰當的形容詞。

“不就是家宴嘛,還能是什么日子?”水如煙心里納悶。

水艷艷見李炎望來,也是一愣,然后便惡狠狠的陰笑到:“喲,沒想到你這么不知道廉恥,今天這樣重要的日子,你竟然帶了個野男人回來,是不是你那廢物老公死后,你又春心蕩漾了?”

水如煙狠狠的盯著水艷艷到:“水艷艷,管好你的嘴!”

“你還有資格說我,你個不守婦道的黑寡婦,手段毒辣,謀殺親夫,因為你的名聲在外,我好幾單生意都泡湯了,簡直就是個掃把星,帥哥啊,我勸你小心一點。”

水艷艷對著李炎道,不過這個男的也長得太好看了。

李炎只是禮貌一笑,并沒有回話。

四周的人群中議論聲也紛紛傳出來。水艷艷還想譏諷兩句,大廳前方突然人聲喧嘩起來,人群也跟著涌動,水老夫人在一位中年人的攙扶下走了出來,四下里頓時響起掌聲和問候聲。

“奶奶來了,我懶得跟你浪費時間,好自為之吧。”撂下一句狠話后,水艷艷瞄了一眼李炎,飛快的排開人群,笑嘻嘻的走上前。

水如煙偷偷轉過身快速的擦拭了一下眼淚,深吸一口氣后邁步也跟了上去,只是這次抬手,李炎卻赫然發現在水如煙的手腕上,竟佩戴著他當初親手為她作的藤木鐲……

她居然戴著這東西?不是嫌丑丟掉了嗎?

李炎心里想著,眼光也追著水如煙的步伐而去。

水如煙獻上禮物,”外婆,祝您身體安康,福壽綿長……。”

話未說完,上首端坐的老夫人已經抬手打斷她的話,說道:“如煙啊,不是告訴你,要打扮的漂亮一些嘛,你看看你現在是什么樣子?”老夫人氣哼哼的說道。

其實水如煙今天的穿著本是大方得體,十分干練的,但是在老夫人眼中卻顯得很寒酸。

喝了口茶,水老夫人繼續低聲道:“之前一直讓你多跟敏少爺來往,如今你們發展到什么程度了?”

水如煙默默低下頭,緊咬著嘴唇,良久后道:“發展的還行……”

老夫人微一簇眉,冷聲道:“什么叫還行?當初要不是你外公作梗,把你嫁給那個沒用的小痞子,你現在怕也是跟敏少爺兒女雙全,享受那錦衣玉食的生活了吧,哪會落得現在這樣的下場。”

水如煙依舊低著頭,低聲道:“家豪不是您說的那樣……”

話未說完,卻又是被打斷了。

“是什么樣子,大家都清楚。”水老夫人身邊的水無二開口說道。

“索性,他已經死了,人家敏少爺也不嫌棄你,你還不趕緊給自己另謀一條出路。”

“外婆,我……”

“就是的,你都把人弄死了,還裝什么貞潔烈女,敏少爺看得上你是你的造化。”身邊議論聲響起。

“……”水如煙沉默,她已經不想再辯解了。

“行了!你這么哭喪著臉,一會兒還怎么見敏少爺。”老夫人生氣的說道。

李炎站在人群中低著頭,靜靜的聽著前面的對話。

“沒用的東西。”老太太斥責道。

“外婆……我……”

“要是指望你,老太太我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了,關鍵時刻,還得我們這些老骨頭推你們一把!”老夫人陰沉著臉說道。

水如煙似乎沒有聽明白她在說什么,“外婆,您什么意思,我怎么不懂?。”

老夫人神秘一笑,“一會兒你就知道了!”

李炎在一旁默不作聲,他是了解水如煙的,雖然她看不上自己,甚至可以說是厭惡,但是要說心中最厭惡的,那當屬這位敏少爺了。

這位敏少爺名叫常敏,對水如煙覬覦已久,甚至在他們結婚后,依舊是對她死纏爛打,活脫脫的一塊惡心人的狗皮膏藥,那諂媚的樣子,像極了搖尾乞憐的野狗,當年水家鼎盛,常家不過是末流家族,這位少爺也不敢有什么出格的舉動。

現如今,水家一落千丈,竟然讓常家騎到了頭上,真是天道好輪回啊。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

關注微信公眾號美文超市

回復我的老婆不能惹或者回復書號b426 閱讀全文

×
新年电子游戏 雪缘网即时比分 体彩e球彩中奖规则 小辣椒大唐棋牌下载 今天江西11选5开奖结果 澳洲幸运10微信大 皇冠比分即时比分90vs 国内如何炒原油期货 网赚项目推荐 九游棋牌游戏大厅下 …?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表广东 山东十一选五免费计 打牌的技巧麻将 20号时时乐走势 全民欢乐捕鱼官网 追光娱乐棋牌app下载 哈尔滨麻将漏胡有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