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D1看書網 > 都市 > 許你六月暖陽在

更新時間:2019-12-06 16:17:53

許你六月暖陽在

許你六月暖陽在 世界第二 著

連載中 徐暖韓在

精品好書《許你六月暖陽在》是來自世界第二傾心創作的一本都市言情風格的小說,這本小說的主角是徐暖韓在,小說文筆超贊,沒有糾纏不清的情感糾結。下面看精彩試讀:五年前大魔王韓在把A市攪得天昏地暗,在徐暖眼里卻成了狐假虎威的“狗腿子”。藏起獠牙,收起戒備,卻換來傻姑娘一句,“韓總,今天從良了嗎?”愛很簡單,是你就好。

精彩章節試讀:

  A市,混亂海港上。

  “讓她跑了,給我追!”一艘即將駛往R國的巨輪旁,一伙混混氣急敗壞的四處尋找,似乎丟了很重要的人。

  不遠處,垃圾堆的紙箱中露出一雙靈動杏眼。

  徐暖在路上莫名其妙被迷暈,醒來才發現,她,竟要和一群年輕姑娘被賣到R國伺候老頭子!

  看著搜尋的人漸漸走遠,她偷偷掏出了手機。

  聯系人里只有“姐姐”一人,這世上她唯一能相信的只有姐姐了,即便徐冉對她并不好。

  “嘟……”鈴聲響了一下,電話那頭隱約有些躁動。

  “姐,快來救我!”徐暖顫著聲,警惕的朝遠處看去。

  “你在哪?”姐姐徐冉不假思索的問,語氣里滿是氣惱。

  沒想到姐姐會是這種反應,徐暖愣了一下而后如實說到,“我躲在港口的垃圾堆里……”

  不等說完,電話被徐冉掛斷。

  不遠處喧鬧聲傳來,腳步漸漸逼近。

  徐暖定睛一看,走在前方的人正是自己的姐姐!

  兇神惡煞的惡徒們迅速圍住了她,徐暖一時沒反應過來徐冉竟和這群人是一伙的!

  “原來在這,難怪找不到你!”徐冉一把掀開紙箱,將毫無防備的徐暖拽了起來。

  “給我抓住她!”徐冉指著徐暖厲聲說,狠狠瞪了身旁的小混混一眼,“還磨蹭什么,別再讓她跑了!”

  肩膀突然被擒住,手臂傳來撕心裂肺的疼。

  “姐,為什么?!”徐暖一臉悲痛的看著徐冉,然而回應她的卻是一聲嗤笑。

  “呵,小暖,伺候老頭子沒什么不好的。”徐冉挑挑眉滿不在乎的說,“本來應該我去的,但姐姐把這個榮華富貴的機會讓給你了啊。”

  竟然是徐冉要害她?!

  “老頭子就在船上,給她灌酒,先帶回去再說!”徐冉冷聲吩咐,不一會手下的人打開一瓶烈性白酒直接灌進了徐暖的嘴里。

  火辣卻冰涼的液體順著她的喉嚨往下流,因為瘋狂的掙扎徐暖身上沾滿了酒氣。

  她余光看著姐姐那麻木的表情,眼淚混著酒水一起流了下來。

  很快,一瓶酒見底了。

  見徐暖站都站不穩了,徐冉松下防備,只留了一個人在后面扶著她。

  然而其實徐暖意識十分清醒,趁徐冉不注意,她竟一口咬在了那人的手臂上,而后趁機跑開。

  身后傳來徐冉不甘又憤怒的吼叫,她匆匆抹去臉上的淚,隨便選了個方向逃走。

  前面就是一處正在施工的工地,見一輛車后座開著門,徐暖毫不猶豫的鉆了進去。

  透過車窗看到追她的那群人只朝這里看了一眼就跑遠,她緩緩松了口氣。

  半分鐘后,一群穿著西裝的人站在了車前,徐暖嚇得立刻藏在了車縫里。

  “韓總,您給出的意見我們一定好好鉆研,感謝您的蒞臨!”一人諂媚的說,之后便是七嘴八舌感謝或討好的話。

  “韓總慢走!”

  “好的,謝謝。”一道低沉男聲忽然響起,塵土宣揚的工地仿佛靜了一瞬。

  徐暖猶豫著要不要趁機逃走,可此刻恰有一人正彎腰準備進來。

  本以為會是個上了年紀的人,沒想到來者竟年輕的過分。

  他一身黑色西服,五官精致銳利,身上卻滿是生人勿近的氣場。

  徐暖一眼看去,竟呆了一瞬。

  韓在發現車上藏了人,深邃眼神中閃過詫異,下一秒,他不動聲色的勾了勾嘴角,照常走了進來。

  “請回吧。”他沉聲說,關上車窗,趕走眾人。

  車子開動,男人一言不發……

  徐暖尷尬的坐起身來,漲紅著臉喃喃道,“抱,抱歉,我,我這就走。”

  聽到她的聲音,司機這才意識到車里進了人,他立馬機警的問到,“少爺,要處理掉嗎?”

  韓在幽幽瞥了他一眼,司機收到指令迅速回過頭去,裝成了啞巴。

  “說說吧,誰讓你來的?”韓在終于開口了,眉宇間夾雜著不耐煩。

  剛出虎穴又入狼窩,徐暖咬咬牙,硬著頭皮解釋道,“我萬不得已才會上您的車避難,我這就下車!”

  韓在卻向她發難,冷聲說到,“我的車可不是隨便上的。”

  徐暖一聽立刻慌張起來,她急忙想解釋,卻因為醉意而開始意識恍惚。

  她嚶嚀一聲,撲倒在了韓在的懷里。

  “別殺我!”徐暖靠殘存的一絲神志厲聲說出這句話,可話音剛落手就不受自己的控制覆在了韓在的胸膛上。

  韓在幽幽盯著懷中的女人,他本以為自己會條件反射的推開她,不曾想身體竟不覺得厭惡。

  十年前一場意外讓他開始厭惡女人的觸碰,但不可否認,懷中香軟的觸感竟讓他早已麻木的心產生了一絲微弱悸動。

  他若有所思的打量起徐暖來,懷中的女人面容姣好,安靜睡容宛如一株待開百合。

  徐暖的發香混著淡淡酒香,韓在聞后心頭竟像是被發尾掃了一下般酥***癢的。

  自五年前他眾叛親離血洗韓家,他的心一直燥郁難安,可此刻,那些陰暗冰冷的情緒卻莫名消散了。

  “原來,你就是我的藥。”韓在幽幽看著徐暖,沙啞的語調帶著如有若無的興味。

  “去康臣”

  康臣酒店是A市最大的五星酒店,也是全國最高的海景酒店,韓在常年包了整個頂層。

  比起那個冰冷的家,他更愿意住在酒店里。

  半小時后,韓在打橫抱著已經神志不清的徐冉進了房間。

  進門后他直接把她扔到了浴缸里,然而冰涼的水并未讓她清醒半分。

  “嘿嘿,你要陪我洗澡嗎?”徐暖嬌笑著說道,忽的攥住了韓在的領帶,一把將他拽進了水里。

  兩人濕噠噠的摟在一起,韓在忽然發現自己竟生出了不該有的念頭。

  他倒吸一口涼氣,攥住了那雙作亂的手。

  “你還有機會選擇離開……”

  “來嘛!”一聲呢喃,讓那根名為理智的弦斷了。

  他狠狠捏了下徐暖的臉,氣急敗壞的將她裹得嚴絲合縫的,隨后才打橫抱回了臥室。

  他只想抱著她睡一晚,整整五年了,他還沒睡過一個安穩覺。

  第二天徐暖天未亮就醒了。

  頭痛欲裂,身子更像是被碾碎一樣的疼。

  她察覺出一絲不妙,一轉頭就看到了韓在那張放大的俊臉!

  回憶起昨晚那零星片段,徐暖心懷僥幸的掀開被子。

  下一秒,心像是被冰封了。

  光裸的身體預示著昨晚發生了什么,要知道,這是她如今唯一能保留住的尊嚴了。

  徐暖怔怔盯了韓在很久,心里恨不得想把他掐死,但理智告訴她,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。

  過了一會,徐暖嘆了聲氣,苦笑一聲下了床。

  可還沒系好衣扣,身后突然傳來男人沙啞的聲音。

  “留下來。”韓在貪戀她的發香,這一晚,比他這五年加起來還要睡得香。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

關注微信公眾號美文超市

回復許你六月暖陽在或者回復書號b420 閱讀全文

×
新年电子游戏 吉林十一选五的开奖结果 北京pk赛车官网开结果 追光娱乐安软市场 哈哈湖南麻将推倒胡最新版 双色球预测100%中 媚药颤抖痉挛绝顶中出在线 上证50指数代码 贵阳捉鸡麻将微乐 体彩20选5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在哪里买 上证指数年线图分析 pc蛋蛋幸运28预测软件下载 25选5福彩 哈尔滨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福彩25选7玩法 雨润食品股吧东方财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