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D1看書網 > 玄幻 > 凰女難求

更新時間:2019-12-06 16:18:13

凰女難求

凰女難求 琛琛 著

連載中 墨陵承夙蘊嬈

經典美文《凰女難求》由知名作者琛琛傾心創作的一本奇幻玄幻風格的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墨陵承夙蘊嬈,小說文筆超贊,沒有糾纏不清的情感糾結。下面看精彩試讀:她,前世無辜慘死,重生之后,身世成謎。卻被前世無情人,今生寵在手心。果然男人就得愛搭不理。

精彩章節試讀:

紅燭一點點燃盡,雙手無意識地攥緊手上的喜帕。

一雙瞳孔中閃過一抹疑惑,夙蘊嬈透過頭頂的蓋頭,打量著被精心布置過的喜房,除了她之外空無一人,甚至連守夜的嬤嬤都沒有一個。

今天是她和四皇子墨陵承大喜的日子,怎么新郎遲遲不現身……

正當喜燭快要燃盡的時候,房門發出咯吱一聲脆響,夙蘊嬈抬頭望去,就看見一群護衛走了進來,站在她的面前。

察覺事情有變,夙蘊嬈直接就將頭上的紅蓋頭取了下來,對著那群護衛開口道:“你們這是做什么?”

紅唇一張一合帶著獨特的魄力,眼波流轉間即便是那些訓練有素的護衛也不敢與之對視。

一身大紅色的喜袍,上面用金線繡著精美的花紋,腰線被很好的勾勒了出來,看起來盈盈不握。

巴掌大的小臉上畫著精致的妝容,頭上戴著鳳冠,一頭青絲披散在后面,明眸皓齒,一雙眉毛帶著一股平常女子沒有的氣魄。

那護衛頭領低頭,語氣中沒有半分恭敬,對著夙蘊嬈開口道:“四皇子有令,請蘊嬈姑娘移駕。”

夙蘊嬈口中念叨著那護衛對自己的稱呼:“蘊嬈姑娘……”

自己明明已經是四皇子妃,但是這群人對自己的稱呼卻是蘊嬈姑娘,看來王府不是那么好進的……

夙蘊嬈隱隱猜到些什么,氣勢不減對著拿護衛開口道:“放肆,我可是你們王府的女主人!”

那護衛嘴角露出一抹嘲笑,看著夙蘊嬈開口道:“女主人,那也得四皇子承認才可以。”

隨后護衛冷聲道:“來人,將夙蘊嬈帶去地牢看管起來。”

聽到護衛如此說,夙蘊嬈瞳孔劇縮,沒想到洞房花燭夜她等到的竟是這么一個結果。

那護衛頭領走近,對著夙蘊嬈開口道:“這是四皇子的命令,得罪了,蘊嬈姑娘。”

夙蘊嬈冷眼看著那護衛靠近,隨后躲開,對著那護衛開口道:“讓開,我自己會走。”

喜燭燃盡,屋內陷入黑暗,夙蘊嬈也在護衛的簇擁下走出了屋子。

一身大紅色的新娘服和屋外的黑暗很好地融合在了一起,隱約間察覺到了什么,夙蘊嬈回頭。

看見那間黑暗的喜房重新燃起光亮,一位蓋著紅蓋頭身著新娘服的女人在喜婆的攙扶下走進了屋子。

夙蘊嬈停住腳步,看著那女人開口問道:“她是誰?”

那護衛頭領扭頭看了一眼那女子,隨后表情冷淡對著夙蘊嬈開口道:“那不關你的事。”

護衛伸手攔住夙蘊嬈,開口催促道:“快些跟我離開,要不然待會四皇子來了,你我都吃不了好果子。”

夙蘊嬈站在原地,眼神平靜,但是平靜之下是只有夙蘊嬈知道的驚濤駭浪,開口重復道:“我問你,她是誰?”

那護衛似乎是拿夙蘊嬈沒法子,嘆了一口氣開口道:“那是四皇子新納的小妾。”

自古以來,哪有妻妾同時進門的道理,這對夙蘊嬈來說是莫大的羞辱。

四皇子墨陵承娶妻的同時納妾,一時間夙蘊嬈成了全皇城的笑柄。

最后看了那喜房一眼,夙蘊嬈跟著護衛頭領離開,眼中冷光乍現。

墨陵承你今日對我的羞辱,我夙蘊嬈早晚有一天會加倍奉還。

房間內不停傳來女子的嬌笑聲,長相嬌媚女子趴在墨陵承的肩頭開口道:“承,你為了我這么對夙蘊嬈,這樣真的好嗎?”

女子的語氣中沒有半分對夙蘊嬈的同情,有的只是炫耀,炫耀墨陵承對她的寵愛。

聽到夙蘊嬈的名字,墨陵承眼中劃過一抹冷光,隨后開口道:“不過是一個癡心妄想的女人罷了,提她做什么?掃興!”

蘇穎臉上帶著得意的笑容,但是在看向墨陵承的時候,眼神又轉為了羞怯。

夙蘊嬈,你拿什么和我斗!承注定是我的!

蘇穎含羞帶怯朝著墨陵承貼了過去,墨陵承也不抗拒,伸手就抱住了蘇穎,眼中劃過一抹暗色,隨后床帳落下,里面又是一番新天地。

本來屬于夙蘊嬈的洞房花燭夜,變成了墨陵承和另一個女人的。

望著窗外,陽光照射進來,只有幾縷,但是卻是夙蘊嬈數月以來唯一的慰籍。

夙蘊嬈坐在暗無天日的地牢中,都不知道過去了多久,只知道自己身上的喜袍都有些褪色了,低頭看著自己無力垂下的手和腳,夙蘊嬈眼中劃過一抹恨意。

墨陵承當真是狠,派人直接將夙蘊嬈的手筋腳筋都給挑了,一向驕傲的夙蘊嬈只能像沒有力氣的人一樣癱在地牢中。

不過好在眼睛還沒有瞎,但是夙蘊嬈巴不得她瞎了,此刻比起厭惡墨陵承,夙蘊嬈更厭惡如同傻子一樣的自己。

地牢突然傳來了鎖鏈響動的聲音,一陣腳步聲傳來,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了過來。

“四皇子賜你毒酒一杯,蘊嬈姑娘還是早些喝了吧。”

夙蘊嬈睜開眼睛,眼中帶著陽光沖不淡的冰冷,頭也不回地開口道:“是他親口說的?”

那人沒有回答夙蘊嬈的問題,抬步走出了屋子,夙蘊嬈扭頭看著那杯毒酒,眼中隱隱有恨意浮動,但是沒有絲毫猶豫,仰頭喝下。

夙家早就在她還不記事的時候就被滅門了,對于這個世間,夙蘊嬈沒有過多的留戀。

毒酒通過喉嚨進入到胃里面,疼痛傳來,夙蘊嬈這才驚覺。

自己是有些不甘心的,墨陵承對她的羞辱,她還沒有以牙還牙。

但是已經晚了,痛楚傳來,夙蘊嬈蜷縮在地上,承受著那一波波的痛楚。

倒在地上,夙蘊嬈感受著寒冷侵占她的身體,意識逐漸模糊,她明白自己是要死了。

意識彌留之際,夙蘊嬈好像聽到有人在自己耳邊說了什么,但是是誰說的,夙蘊嬈聽不出來,只知道是一個女人。

“夙蘊嬈,你還當真以為夙家是被仇敵所陷害慘遭滅門嗎?殊不知你一直都在認賊作父,那殺害你夙家滿門的正是……”

后面那女人還說了什么,夙蘊嬈用盡全力想要聽清楚,但是還是抵擋不住逐漸消散的意識。

心中的憤怒和身體上的痛楚一起襲來,直接侵占了夙蘊嬈的意識。

最后一幕,夙蘊嬈看見一雙粉紅色的繡花鞋站在了她的面前……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新年电子游戏 深圳风采开奖号码 30选5今晚开奖结果 电竞比分网手机APP 天才麻将少女真人版在线观看 北京快乐8开奖平台 广东快乐十分一定 海南4+1开奖结果查询电话 心水一点是什么生肖 三分pk拾是正规彩票吗 贵阳沐足堂有没有飞机 武汉晃晃红中赖子杠 球探007即时比分网app 经典老版单机麻将旧版 e球彩最大遗漏 贵州快三顶测 福建31选7今天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