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D1看書網 > 玄幻 > 妖界異聞錄

更新時間:2019-12-06 16:18:13

妖界異聞錄

妖界異聞錄 全村的希望DYS 著

連載中 夏爾白祁

精選熱書《妖界異聞錄》是來自作者全村的希望DYS最新創作的奇幻玄幻風格的小說,書中的主角是夏爾白祁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下面是簡介:妖界小警察夏爾某一天救了一只魘獸和一條黑蛇后,竟然莫名其妙從一個小片兒警變成了特別調查處的成員!他一個凡人,每天要面對蛇領導、狐貍大佬甚至還有傀儡同事,當真是有趣得緊。他也是沒想到正是因為這次升職,竟然找到了父母失蹤的真相...

精彩章節試讀:

綠燈滴滴響了兩聲,馬上轉成紅色禁止通行的標志,夏爾站在斑馬線路口望著馬路對面那個古舊的小巷,隱約散發著民國風的味道,卻怎么也無法將它同此刻所在的江城CBD中心聯系起來。

光明路四十一號。

夏爾低頭看了看手中信封上的幾個大字,又抬起頭看了眼路標,沒錯。當指示燈再次轉為綠色時,他終于不再猶豫,徑直走進那個墻面斑駁的小巷。

這是他第二次來到這個地方。

頭一次來這里,大概是一個星期前的事了。

他扭頭看了眼旁邊蹦蹦跳跳天真無邪的魘獸,嘆了口氣。

小魘獸像是察覺了他的目光,歡快地叫了一聲,然后蹦上他的肩膀。

好在人類是看不到妖獸的,他只得扭過頭沖肩上的魘獸笑了下,順手將它抓到懷里揉了一把,又小心翼翼將它丟到地上,視線一刻不停地盯著小東西歡快地跑來跑去,還時不時對扭頭看他的小家伙綻放微笑。

自從上次救了它,它仿佛是拿他當主人,不,當媽媽。

“小白!跑慢點兒!”眼瞅著魘獸就要跑離他的視線,他只得叫住那小家伙。

小魘獸果真在前面停下腳步,扭過頭來,拿兩只水靈靈的大眼睛盯著他看,一顆小腦袋歪歪著。

他緊走兩步追上魘獸,這小家伙蹲的地方剛巧是此行的目的地。

夏爾徒手抱起小白,輕輕敲了兩下小家伙的角,小家伙喉嚨里溢出舒服的一聲呼嚕,抖抖身上的毛變成一顆水頭正足瑩潤非凡的玉,穩穩地掛在夏爾脖子上。

他摸摸玉墜,仰頭望了望面前三層小樓的樓頂,抬手按下門鈴按鈕。

沒有反應。

“叮咚!”他再次按下按鈕,“有人在嗎?”

一片寂靜。

他使勁推了推門,那扇本就沒關嚴實的門竟自己晃開,發出一陣刺耳的吱呀聲。

沒人嗎?夏爾皺著眉頭往里走。

樓里一片漆黑,并沒有開燈,夏爾捏著信封心里直打鼓,總是想起前幾天在電臺上聽得《朝內81號》。

這破地兒,陰森森的,不會是鬼屋吧!正這樣想著,背后突然被吹了陣涼風,一個聲音輕飄飄地從他耳朵后面響起:“這不是鬼屋。”

夏爾毛骨悚然,他僵硬地扭頭看過去,一張美人面正巧對在他面前。他暗自嘆了口氣,正要回應,低頭卻發現那美人雙腳騰空,身量也較常人小些,仿若孩童,可相貌卻是成人樣貌。

他只覺得后背上冒起了一層冷汗,說話之時都有些結巴:“你,你是……”

美人面無表情,說話卻只有聲音連嘴巴也不張開:“你是來報到的吧!白處長在樓上等您呢!我帶您過去吧!”說罷身形一擺便往樓梯口走去。

“多,多謝!”夏爾暗自在心中衡量一番,反正這光天化日的,他總不會被人抓起來打一頓。這樣想著,便也硬著頭皮跟上前去。

美人帶著他上了二樓,整個二樓也是黑黑的,每個窗簾都拉著,外面的光透進些許,他也借著這微弱的光依稀看到房間里似乎很空曠,沒有他想象中辦公室擁擠的樣子。

背后又傳來一絲涼風,夏爾縮了縮脖子,果真又聽得方才那個輕飄飄地聲音在耳后響起:“到了,處長在前邊兒等你呢,快去吧。”

夏爾剛要說些什么,扭頭卻再尋不到那美人的蹤跡,他搖頭嘆了口氣,心道這里的人倒真是奇怪,大白天緊拉著窗簾不說,連氣氛都是緊張恐怖的。莫非,這棟樓里有什么見不得光的東西?

他靜靜站在原地,腳剛邁出一步,就聽得正前方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:“來了?”

夏爾抬頭看過去,正前方環形樓梯的扶手上坐著一個年輕的男人,手中有一點火光一明一滅。這個場景仿佛什么時候他曾經見到過,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。他定了定神,試探地沖那個身影舉起手中的信封:“白處長?”

“對。”那人長腿一邁,向他走過來,身后的燈光也隨著他的腳步逐漸亮起,“我叫白祁。”

白祁走到夏爾面前,整個大廳都亮了起來,夏爾這才看到房間里擺著幾張辦公桌,桌上雖是堆滿了文件但一點都不顯得雜亂。

幾個穿著制服的人被燈光一照,睡眼惺忪地坐直了身子沖著他們兩個看過來,夏爾被看得有些不自在,沖他們抱歉一笑,剛要說什么便被從樓上走下來的男人打斷:“這是新來的嗎,老白?”

“我是來找白處長的。”夏爾剛說完,那男人已經走到了他面前,一雙桃花眼微微上挑,臉上雖是笑著,可任誰都看得出那笑意并沒達到眼中。

男人仔仔細細地上下打量著夏爾,爾后便直勾勾地盯著他看。夏爾尷尬地盯著男人的眼睛,腦子有點發緊,他求助地看向旁邊站著的白祁:“額,白處長,這……”

白祁微笑著沖他搖搖頭,示意他不用害怕,然后一腳踹向那個男人:“滾一邊兒去。”

那男人突然惡狠狠地露出獠牙,在夏爾面前顯現出狐貍的樣子,還圍著他轉了兩圈,又懊惱地恢復人形:“我靠!老白,這孩子怎么不怕我?連我的勾魂術都不頂用啊?”

勾魂術?什么鬼?夏爾一臉茫然地看著他們:“那……是什么東西?”

男人皺著眉頭有些不屑地哼了聲:“這都不知道,新來的,我叫涂山爻,看你骨骼清奇,以后跟著哥混有肉吃!”他這話剛說完,旁邊坐在桌子上的白祁一腳把他踹回原形,惹得他回頭嗷嗷大喊:“白祁你個孫子!敢踹老子信不信……”

白祁橫了他一眼,一挑眉,什么話都還沒說涂山爻就慫了,他奓了奓脖子上的毛,眼神回避著白祁,小聲嘟囔著:“又不是不讓你踹,別老把我原形踹出來啊。”

旁邊幾個剛漏出幾個笑音,就被涂山爻一眼瞪回去,忍笑忍到臉都變了形,只有夏爾一個人縮在小角落里,一臉茫然地看著他們笑鬧。

嗯,夏爾無所謂地挑了挑眉,習慣了,熱鬧是他們的,我什么都沒有。

“跟我來。”白祁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了他身后,他扭頭看過去,那人早已走出一丈距離,見他還沒有跟上,轉身歪頭沖他招招手,又繼續向前走著。

夏爾嘆了口氣,埋頭跟上。反正,光腳的不怕穿鞋的。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新年电子游戏 大发pk10单期人工计划 全天彩两分彩计划 北京pc蛋蛋28单双技巧 大逃杀 好玩的棋牌游戏手机 网上广西快乐10分网址 江苏十一选五最新开 麻将技巧 安徽快3时时彩官网 新疆35选7图表 手机av 捕鸟达人下载 上海麻将免费下载 秒速飞艇官网开奖 痉挛潮喷抽搐合集磁力链下载 股票融资利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