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D1看書網 > 仙俠 > 吾道仙途

更新時間:2019-12-06 16:18:50

吾道仙途

吾道仙途 佚名 著

連載中 秦風夏雪

《吾道仙途》男女主角為秦風夏雪,是作者佚名創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仙俠小說,已上架掌中云。楚凡本縣爺之子,雖本性善良,奈何文不成武不就,幸遇仙人相助,得了無上***,但仙人卻是甩手掌柜,面對皇帝追殺,修士覬覦,美女糾纏,他如何沖破桎梏,以全所愿,而若他真的于這玄極大陸功成名就,在那天空之上,又有什么樣的征程在等待著他……

精彩章節試讀:

玄極天域,一顆星球上,絕高的山之顛,兩道身影,相對而坐。

“啪”的一聲響,棋盤震動,黑白二子滾珠落玉,頓時亂作一團!

“嘿嘿!不小心不小心,你看,要不…….重新來過?“

“是嗎?不小心?呵呵!沒關系“葛衣人淡然一笑,心念動處,只見攪在一起的棋子一轉眼間,已回復到之前的樣子。”別再動心思了,你認也罷,不認也罷!總是敗局已定,勝負已分,珠子歸我了吧。留下這殘局給你,多多揣摸些時日,或許下次能有機會勝我“

“還沒下完,怎會勝負已分?你這話沒意思了不是!你是能啊,可你現在這局面是剛才的么?我怎么不覺得“說話間,棋盤上又是一變,卻成了黑子優,白子差。”你看,這樣如何?這才是原來的樣子吧,哼哼!“對面的是一白衣人,此刻正得意的看著葛衣人。

“呵呵,你到底要怎樣才把哪珠子給我?要不…….我用三株茶樹與你換?“

“才不,三株怎么行,十株還差不多,嘿嘿”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“葛衣人一張如玉般的臉立時如同上了一層淡淡的胭脂粉,不由得抬起手,蔥白的手指顫抖著點向白衣人的鼻尖,”你還是不是人,有沒有人性了?十株?你……還真敢想啊!“

“咱當然不是人,咱是仙啊,怎的?不就是幾株破茶樹,值當的你這樣子么?不換算了,我還不稀罕了!這珠子我雖然沒多大用,但也不能讓你便宜,要不……你的那艘小船好久沒見你用了,算我吃虧,用它換吧!就這樣了,“白衣人一抬手,邊上石幾上的茶杯平穩飛來,慢條絲理的品了起來。一派云淡風清!

葛衣人怒視,“賭了三次輸了三次,下棋耍賴,你還要不要臉了?”

“放屁!明明是你耍賴好不,規據沒講明白,怎么算我輸了,棋還沒下完,怎的也算我輸,你才不要臉,想要珠子啊,拿東西來換,別弄那有的沒的,惹急了我啊,這珠子我毀了也不給你,你當我敢是不敢!”

葛衣人呆,半晌,放下了手,撫膝嘆息”哎!張兄,你也知道,我那娘子脾氣不大好,你就當是可憐于我,我…… “

“打住打住,別來那一套,我磣的慌,就剛才的條件,換就換,不換拉倒,我沒時間聽你倒苦水。“白衣人斜眼看去,嘴角一歪”再過幾日我就要去東云天域了,你可想好了……時間可能會是很長很長滴喲!“

葛衣人沉默不語,端起邊上的杯子,默默的喝了一口,似乎思索起來,就此定住一般。嘴邊的玉杯許久未動,良久,將茶杯放下,抬起頭,眼神平靜,就這樣直直的看著白衣人,不發一語。

兩人對視,各不相讓!漸漸的,葛衣人眼中有了變化。

“哎呀,怎么,想打架?”白衣怪叫一聲,長身而起,一臉戒備狀。

“打一場,我贏了,珠子給我,三株茶樹給你。我輸了,船換你珠子,如何?”葛衣人一臉苦色!

“輸贏珠子都是你的?你當我傻的?要是我贏了,船,外加一滴水靈,茶樹!不稀罕。如何?哼!”

葛衣紅了眼,恨聲道 :“行啊,這次你要是再不認帳,我纏你三千年,天天打,我看你這臉皮到底有多厚,說吧,去哪里打?”

白衣人怔住了,暗忖道“M的,吃虧了,上次都沒打贏,輸了半招。這次估計也難,應該再加點條件才好”眼珠轉轉,終是不好意思再說。哼了聲,“跟我來”

葛衣人連忙站起,揮手間收了棋盤茶具,跟著前方的身影掠空而去。

片刻后,某處星空中狂風大作,隕石四面爆射,兩道光影糾在一起,轟鳴不斷,一層層,一圈圈的汽浪洶涌奔出,只攪得這片區域暗無光日,不過幾息時間,周圍不知多少范圍空間內,再不能見哪怕拳頭大的任何固體物質,俱都震成粉沫。唯有各色汽浪飛舞激蕩。只見葛衣人雙手一圈,大喝一聲“去”,隨即一團青色霧氣驟然自手印劃出的規跡中成形,剛一發出,已成人形大小,瞬時與白衣人襲來的紫色氣勁撞在一起

“轟”

巨響傳出,兩人身不由已,反向彈出不知多少距離。卻是勢均力敵,并未分出高低,白衣哈哈大笑,雙掌一擺,身體旋轉起來,一眨眼,不見了人影,卻在天際形成一支巨大的梭形風卷,轟鳴聲中,尖頭在前,極速向葛衣方向射來。

葛衣面現嚴肅,雙手飛快連續拍出,青氣一層層隨掌而出,隨后猛吸口氣,雙掌再一圈,歷嘯出口,更厚的一層青氣追著前面的氣浪,一舉推出。

連續巨大的轟鳴聲響起,青紫兩種氣浪爆無可爆,飛速的消融中,一個個巨大的黑洞次第出現,象是一個又一個大口袋,將這些毀天滅地的氣浪不停的收走。

轟聲漸消,白衣現出身形,冷眼看向葛衣人,“如何,還打不?”

葛衣人目光平靜,“平手而已,再來”

白衣嗤一聲,兩眼看天,心中飛快計算“這珠子于我沒什么大用,換他些寶貝才是正理,但看這家伙的修為,若是不及生死,這樣打想要贏他怕是難上加難,再打還不知要多久才能分個勝負,情面上須下不去狠手,可如果有意輸掉換與他,卻是心里怎地如此不痛快!”一時間竟難作決斷。

正于此時,一道流光遠遠飛來,二人望去,只見一身著玄極天官服的官吏恭敬行禮道:兩位上仙有禮了。

葛衣還禮,“何事?”

官吏小心的看了白衣一眼,答道:小人李林,大帝得報,剛剛兩位上仙比試時,區內一顆小星辰被毀,故此讓小人前來知會一聲“言罷,復又悄悄的瞄了白衣一眼。

“哦,那又如何?“白衣大感興趣,眼光如箭,射了過來。

葛衣抬手一擺,“張兄勿急”轉向李林“請大人回復你家大帝,就說我們知道了,過些日子我去找他喝酒、賠禮,有勞了”李林忙躬身稱是,再不敢看白衣,轉身欲行。

“且慢”,李林驚愕中,葛衣一揮手,一道流光落入李林袖中,微笑點頭示意,

李林目露感激色,再三道謝而去。

“哼,很富有嘛!”

“你少啰嗦,走,去看看”白衣不再言,兩人神念鋪開,很快找到了那顆毀壞了星辰,原來打斗之始,少量較大的隕石竟沒震碎,而是彈射出去,有一塊偏巧撞到了這星。此時多半已碎,只余少半,殘破不已,兩人方明白,原來此星已有生命存在,此刻卻是煙消云散。難怪此天大帝敢遣人前來給話。

“ 嗯,這樣!”葛衣略一思索,雙手一陣揮動,陣陣玄氣風涌而出,種種玄妙不可思議,只見這半個星辰一陣變化,逐漸形成一塊扁平的大陸,散落的大塊碎片大多回歸,山川河流漸次成型,至此,葛衣略停,回頭白衣,“張兄?”

白衣極不爽,但仍是飛身而出,停身大陸上方,連番的法術之下,除了不是圓形外,此星氣象已回復如初。偏過頭,看向葛衣。無聲中,神色間有一抹得意。

葛衣笑呤呤的看向白衣“張兄,你看……”

“哼!拿去!”一道 亮色只是一閃,已到了葛衣手中,“我的呢?”

“哈哈,給你,虛空舟,水靈。茶樹就不給你了,換成茶葉,沒意見吧”一只綠瑩瑩的鐲子飛

向白衣,

“哼哼,你可要記得,這次你可是占了我個大便宜!”

“知道知道,呵呵呵!”

“我走了,下次回來再打過,定要贏你,看你那作派就想扁你,哼!”一道流光已在天盡頭。

葛衣摸著珠子,心頭順暢,笑聲不斷,將欲行時,忽有所感,目光指向新成的大陸,“呵呵,原來如此,原來如此,哈哈哈哈!”彈指間,星星點點沒入此大陸,轉身,漸行漸遠…….

又許久,又一道白衣人現身新成大陸上空,微瞇雙眼,細心感受“是這里了,卻是停了?怎么回事…….”忽地目光一亮,看向腳下的新大陸。

“原來如此,哈哈,原來如此,哈哈哈哈!”

“即如此,我也來插一腳,哈哈,這才有趣……”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

關注微信公眾號俠盜網

回復吾道仙途或者回復書號6728 閱讀全文

×
新年电子游戏 浙江福彩20选5走势图表 赚钱手机游戏赚人民币 广东36选7好彩1走势图 sex日本av色图 股票是怎么玩 浙江麻将app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分析 福彩p62最新开奖 福州按摩小姐 捕鸟达人手机版下载 辉煌棋牌app下载安装 浙江快乐12 股票融资原理 微乐哈尔滨麻将玩法介绍 体彩十一选五投注技巧 体育社区足球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