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D1看書網 > 重生 > 腹黑嫡女之殿下請自重

更新時間:2019-12-06 16:19:06

腹黑嫡女之殿下請自重

腹黑嫡女之殿下請自重 涼美人 著

連載中 尉遲裕云挽歌

獨家新書《腹黑嫡女之殿下請自重》由知名作者涼美人所編寫的重生風格的小說,文中主角是尉遲裕云挽歌,書中感情線一波三折,卻又順理成章,整體閱讀體驗非常不錯。下面看精彩試讀:前世云挽歌生而為嫡,卻死于薄情皇帝與好姐妹之手,油煎生剝她的親骨肉,抽她筋骨,咒她沉淪地獄。她帶著不甘重生歸來,心中只有活剮死仇,卻不想尉遲裕竟然招惹了她......

精彩章節試讀:

細細洗了把臉,把跳蚤亂蹦的頭發也洗了個徹底,云挽歌才趁天沒黑摸爬進桃源村。

這個荒涼偏僻的村子已經養了她八年,從她出生的第一天起,只因算命大師一句不祥就被扔出了相府,被送去主母名下的一處莊子。莊子里的人受了主母示意,竟將她扔給外村的粗野人家。

云挽歌爬回熟悉的牛棚,抓了把草胡亂吞下去,這才覺得自己重新活了過來。

天花得治,但不是現在。云挽歌抿了抿唇,把貼身藏的玉佩扔到土屋門口,看了圈屋子周圍的人家早已落戶關門,這才安心地斂目休息。

天大亮,就有聲尖叫撕破安寧,云挽歌被聲音驚醒,便順勢伏在牛棚欄桿上望著屋子。

一個穿著粗麻布的女人狂奔了出來,衣不蔽體,嗓門奇大:“救命,天花,是天花!”

女人身后還跟了個身子小小的孩子,孩子渾身都燎起了通紅的泡,脖子上掛著的正是云挽歌的那塊玉。

女人一把推開哭嚎求抱的孩子,躲到了鄰家男人身后,只把一雙恐懼的眼盯著自己孩子瞧。

云挽歌收回目光,安心地窩在干草上休息。

當年這女人故意將天花病人的衣服給她穿,如今報應不爽,終于波及她最寵的孩子身上,最后竟然到了連自己的親生骨肉都嫌棄的地步。

若非他們如此貪心,悶聲不響貪了這塊玉,她總會給他們機會,云挽歌想著,彎了彎唇,默不作聲地縮進牛棚的干草里繼續打盹。

這里潮濕、陰冷、惡臭,卻讓云挽歌出奇安心,她一雙晶亮的眸子隱沒在枯草堆里,腦中盡是活下去的念頭。

算算日子,不過半月,相府大抵就會派人來接她回京城,為的是她占了府中嫡出女兒的位置,又是侯府老侯爺的親侄女,他們就是再不愿,也是要來的。

除了和頤公主,她是京城中最高貴的女子,不知讓多少女人嫉妒。

偏偏那年她剛回京,卻被當做粗鄙的笑話瞧,只因她在鄉下長大,言行舉止脫不開窮苦的酸臭,讓人避而側目。不少宴會中,都成為眾人議論的對象,她的出生也變成了她的恥辱。

想到這里,云挽歌嘆了口氣,看著灼灼的陽光,心卻冷得全身瑟縮,想起的都是地牢里與蛇鼠作伴的日日夜夜。

總有一天,總有一天……

云挽歌的神色漸漸沉了下去,感染上天花可謂致命,會在短短七天內患上毒血癥,整個人容易高熱、寒戰、乏力、驚厥。

即便是治好了,也還是會留下痘印,就像是長了滿臉的麻子,無論怎么治都只能延緩癥狀。

上輩子的她能祛除痘印,那是她狠心刮開了整張臉的皮肉,一日日窩在暗無天日的房間里躲著養,才趕在及笄前養出了出水的臉。

于是她滿心歡心地等著高頭大馬上意氣風發的英俊少年,那日洞房花燭她褪去一身紅衣,只等來身著軍裝、喝醉了酒才來找她訴苦的尉遲稷。

她一直知道,這這位俊美的夫君從未真正相信過她,他不是要權利么,于是她親手將他送進舅舅手下的軍營,而自己成了名副其實的守活寡。

尉遲稷在軍中幾番將死,她卻只能替他留在京城做人質,這些都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,于是所有人都在等看她的笑話。

說到底,不過她太渴望親情,未見過親娘,又被爹厭棄,打小被人打罵著長大,她將每一點關懷都當做了活下去的救命稻草。

云挽歌摸了摸眼瞼,干澀枯癟,沒有眼淚,她笑得諷刺。趁前院亂起,她悄悄的溜出了農院。

走了一個晌午,云挽歌才找到了記憶中那所破廟。

她記得,馮氏找來害她的衣服就是在這破廟,那衣服來自一個外族的人。

這垂死的蒙古人患了天花躲在這里休養,病是好了,曾經用過的東西扔到后山,被盯著的馮氏找了回去。

只可惜,等云挽歌查明前因后果,馮氏一家已被滅口,曾經的天花患者病又很早就痊愈了,云挽歌沒有證據。

唯一幸運的是,前世云挽歌與蒙古王虎賁可汗打交道時,從他嘴里套出了天花療法,只要用天花病人痊愈后留下的豆痂,將毒物燒成灰減毒后,吹入鼻孔就可治療天花。

云挽歌摸進破廟,細細的尋了一遍,才瞧見了觀音座蒲墊上的豆迦,黑乎乎的,已經被燒成了灰。

剛好省了麻煩,云挽歌收拾了一捧豆痂扔進隨身帶的破棉帕里,小心地藏進了胸口。

突然,傳來了少年郎粗獷的豪邁笑聲:“中原姑娘水靈,漢子卻也太柔媚,咱草原上姑娘都上馬背,你瞧瞧你們這的男人……”

他的話突然被打斷,少年堅硬的聲音傳開,他說:“你強任你強,清風拂山崗,來年沙場見!”

云挽歌急忙躲在觀音像后,認真地想了會兒,卻沒聽出這究竟是哪些故人的聲音,只能屏息冥神地躲好。

門打開后,那兩人又說了會兒戰事,云挽歌模糊猜出其中一個是來自蒙古的大將,還有一位是楚國的權貴。

兩人年紀不大,分析起戰事卻犀利獨到,云挽歌聽了心驚,不知原來蒙古國內壓根不愿意打仗。

但云挽歌記得很清楚,尉遲稷曾告訴她:蒙古國人血腥野蠻,亂殺無辜,欺壓百姓,謀劃多年蓄意挑起戰爭,導致四海之內民不聊生。

于是她跪在忠義侯府整整兩天兩夜,頂著風雪,不吃不喝,求得忠義侯老淚縱橫地保薦尉遲稷領軍攻陷蒙古國。是日,她的腿寒就此而來,每逢天寒時節,寒氣鉆心入骨,現在想想云挽歌也會下意識的去摸一摸自己的膝蓋。

重活一世,自己再也不會那么糊涂。

天色暗了,話音粗獷的少年離去已久,還有一位卻遲遲不走,等得云挽歌有些困。她體內的毒一天不清,她就一天易困虛弱。

“砰……”

云挽歌倒了下去,滾下的觀音座,昏迷前的一瞬,她看見了一雙水波瀲滟的眸子,那張臉英挺驚艷,有說不出的熟悉。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

關注微信公眾號俠盜文學

回復腹黑嫡女之殿下請自重或者回復書號3244 閱讀全文

×
新年电子游戏 网球比分直播一比分 娱网棋牌大连打滚子 10分快3跟老师计划挣钱是真的吗 吉林11选5彩票通软件 广东十一选五*助手 22选5复式中奖奖金 梦幻国际棋牌app 下载 辽宁快乐12走势图表 秒速牛牛玩法 2020幸运飞艇官方开奖网站 香港特选六肖六码 至尊棋牌外挂 辽宁快乐十二一定牛照片图 星期天双色球开奖走势图 著名av女优图片 浙江20选5走势图(带坐标线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