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D1看書網 > 古言 > 卿惑宮闈

更新時間:2019-09-27 09:19:08

卿惑宮闈

卿惑宮闈 紅小果 著

連載中 宋傾傾軒轅晟 輕小說 軍婚小說 煉丹小說 鴻蒙小說

精選熱書《卿惑宮闈》是來自紅小果最新創作的古代言情類型的小說,小說中的主人公是宋傾傾軒轅晟,書中感情線一波三折,卻又順理成章,整體閱讀體驗非常不錯。下面看精彩試讀:宋傾傾重生之后,發誓要改變之前的軌跡,在改變的過程中,遇到寵她無極限的男主,兩人開始了一段曲折的感情。

精彩章節試讀:

“小姑姑?為什么是我?”少女凄慘的哭聲傳來,惹人心顫不已。

著了盛裝的宋皇后眉宇間帶著冷清的笑意,她涂著鮮紅蔻丹的手指摩挲著手里的白玉杯說道:“宋傾傾?本宮養了你這么多年,你以為真的是心疼你嗎?”

宋傾傾眨著那泛著霧氣通紅的眼眸,若是放在旁人眼里,肯定是憐惜不已,可是眼前的宋皇后,卻是滿臉的鄙夷和嫌惡。

她猛然站起身,大紅鳳裙的袍角掃過了宋傾傾的臉頰,讓她刺痛不已。

“本宮看中的不過是你娘親留下的錢,以及你的容貌!”宋皇后無情的說道。

“不!小姑姑不要把我送給***王,他很殘暴,你就算是把我送給他,他也不會放了整個皇室!”宋傾傾哭著說道。

“住口!”宋皇后猛然抬手,很想狠狠的甩給她一巴掌,但是一想到她還要被進貢給***王,便生生的忍住道:“宋傾傾用你來換取整個皇室的安逸有什么不好?你不是善良嗎?用你的身體來拯救咱們金溪王朝的順遂,又有什么不好呢?”

“不!我不要!求求小姑姑放了我,我是你看著養大的啊!”宋傾傾跪伏在她的腳邊,哭的不能自已。

“本宮養你長大,就是為了讓你成為本宮可以利用的棋子!來人動手!”一聲冷喝之后,宋傾傾便眼前一黑,再也不知人事。

高大華麗的皇宮里面,身穿鵝黃色紗衣的少女宋傾傾跪在床榻上,紅色的緞帶反剪了她的胳膊,勾勒出她曼妙的身體曲線,此時的她額頭上滲出著急的細汗,耳邊是源源不斷傳來的廝殺聲。

突然,宮門被一腳踹開,冷風旋即灌進來,帶著空氣中凜冽的血腥氣,一名帶了青銅面具的男子陡然站到了她的面前。

他手里拿著長劍,上面的鮮血還滴答滴答的往下直流。

“你…你是什么人?”宋傾傾極美的靈動眸子,戰戰兢兢的看著他。

男人沒有回答,只是揮劍掃下一片帳幔,蒙住了她的雙眼。

撕裂的痛楚貫穿了她的整個身體,讓她忍不住痛呼出聲。

她的雙手用力摳緊身下的被單里面,生生的承受了男人的侵犯。

許久之后,男人大喘著粗氣后退,陰涼的聲音旋即在她的背后響起:“宋皇后真以為給本王送了這么一個少女,就完了嗎?她可真是幼稚的很!本王要的是整個金溪王朝!”隨著他的話音落下,長劍就直接貫穿了少女的后心,讓她屈辱的死去。

那一年,金溪王朝被***侵占,***大王言而無信,不但殺了進貢的郡主,還殘殺了整個金溪皇室,一統中原,成為真正的中原王。

宋傾傾突然圓睜著雙眼難過的清醒過來,耳邊傳來一陣喜極而泣的聲音,惹得她眉心緊緊蹙了起來,這是哪里?她好像記得自己被那個言而無信的***王給殺死了,難不成她又被人救活了?

帶著疑問,她側目看向四周,正對上一雙溫柔至極的眼眸,她心中驚駭,這不是她已經死去多年的娘親柳氏是誰?這是什么情況?

“傾傾?你可算是醒了,你真是嚇死娘了!”柳氏痛哭流涕的抱緊了她,讓她腦子有著瞬間的迷惑。

緊接著柳氏身邊的婦人擦著眼淚說道:“奴婢說了三小姐命大,夫人還不信,如今是不是真的應驗了?”

柳氏柔軟的雙手憐愛的撫摸著宋傾傾的臉頰說道:“傻丫頭,到底是有多大不了的事情,值得你以死明志?”

“以死明志?”宋傾傾的眼眸沉了沉,她仔細回想,竟是因為小姑姑丟了一枚玉佩,前世的時候是她跟大小姐在她閨房里面玩耍,不知怎的,祖母便非說是她拿了去,她一氣之下,就跳下了池塘,雖說后來被救下來了,但是她偷東西的污名是怎么也沒有擺脫的了,以至于才被送到后來當了皇后的小姑姑身邊教養,再后來,便被進貢給***…。

好一個不念親情的宋皇后,既然老天讓我宋傾傾重活一回,我就絕不會再讓這悲慘的禍事重新發生在自己的身上!

想到這里,她便撩開錦被就急著往外走。

“你去哪里?傾傾?”柳氏急忙攔住了她。

“娘,我要去告訴祖母,我沒有拿小姑姑的玉佩!”宋傾傾沉聲說道。

柳氏愣了愣,下意識的說道:“傾傾,就算是拿了又有什么關系?大不了娘就賠給她,反正娘的嫁妝多的是這東西!”

金溪柳家做金銀玉器發家,是全城最大的商戶,而柳家的大小姐,自然也是嫁妝極為豐厚的,只不過在商戶地位極低的金溪,商戶柳氏家族,則根本就上不了臺面,如若不是當年柳氏出資給做到兵部侍郎的宋老爺,他如今也到不了兵部尚書這個官職。

按理說宋家得了柳家的資助,應該更看重柳氏才對,但是卻恰恰相反,不但看不起她,甚至因為她軟弱的性子,出身將軍府的大夫人,還時時算計她的銀錢,讓她出錢出力,而好名聲全讓大房背了去。

想到這里,宋傾傾就譏誚的揚起唇角,那似笑非笑的模樣,嚇了柳氏一大跳,難道她說錯了什么嗎?惹得她十歲的女兒,用這種眼光瞅著她。

“傾傾?娘是說錯了嗎?”柳氏緊張的詢問道。

宋傾傾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:“娘,沒拿就是沒拿!不存在大不了賠給她的道理!”

柳氏看到她生氣了,連忙應承:“是,我們傾傾多的是這東西,怎么會看上她那不入眼的東西呢?”

“對啊!娘也說了,咱多了去這玉佩,我犯不著去偷她的,所以,這件事情必須要跟祖母說清楚!”宋傾傾固執道。

柳氏一想到老夫人,臉就白了,她是怕死了這老家伙,整天看她不順眼也就罷了,還嫌棄她生不出兒子,若不是宋青山是個有主意的,這三房可早就抬了好幾個小妾進門了。

“傾傾咱們可不可以不去?”柳氏聲音顫抖的詢問。

猜你喜歡

  1. 輕小說
  2. 軍婚小說
  3. 煉丹小說
  4. 鴻蒙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

關注微信公眾號俠盜網

回復卿惑宮闈或者回復書號5071 閱讀全文

×
新年电子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