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D1看書網 > 穿越 > 重生九零:余生有你

更新時間:2019-07-15 12:22:38

重生九零:余生有你

重生九零:余生有你 莊瑾顏 著

連載中 余嘉禾溫顏 逆襲小說 民國小說 神仙妖精小說 星空小說

《重生九零:余生有你》中主要人物有余嘉禾溫顏,是作者莊瑾顏傾心巨作,正在微小寶火熱連載中。全文講述了重生九零年代的溫顏,有了能預測未來的神秘法寶,靠著它一步步努力逆襲,在村里收獲小神婆美名。再遇抄襲她創意的閨蜜,用實力壓倒對方。還有劈腿好友的渣男,用手段讓他一無所得。解開和親人之間的誤會,帶家人走上小康之路。這輩子她不再是任性軟弱白蓮花,而是能掐會算的女諸葛。

精彩章節試讀:

溫顏醒來的時候,已經到了傍晚,眼前的天色昏暗不明,只有月光的微光照在地面,耳旁還有夏蟲聒噪的低鳴聲不絕于耳,叫得人心煩意亂。

她瞳孔收縮,看見頭頂籠罩的大樹枝繁葉茂,郁郁蔥蔥。而自己坐起的身子和樹枝的陰影交織在一起,看起來就像一個張牙舞爪的怪獸,嚇得她倒吸一口冷氣。

這是哪兒,怎么沒開燈啊?

她摸向身下的地面,感覺到抓了一手的灰塵,不是以往的木質地板。借著月光她看向周圍的房子,低矮的圍墻似乎是土坯加石塊砌成的毛坯墻,因為沒刷白灰,整個墻體黑漆漆的。院墻頂部和院中的一片菜地周圍,隱隱約約可以看到扎著許多的酸棗枝。

黑暗中看不真切其它事物,就覺得像置身夢中一樣,這裝飾不是小時候的場景嗎?

記得媽媽說過,酸棗枝上的葛針可以防止雞鴨進菜地啄菜,所以每一年春季,家里人都會去后山用鐮刀割回成捆的酸棗枝來扎在菜地周圍防御。

記憶中的東西,突然清晰地出現在眼前,每一樣東西居然都觸手可及,溫顏心潮起伏,堅持以為自己是在做夢。

這樣昏暗的場景,還有熟悉的泥土氣息讓她仿佛回到了小時候。

肯定是在做夢。她重新躺下,闔上雙目,打算繼續做自己的美夢。

這時,感覺肩膀上有什么東西在蠕動,癢癢的很不舒服,她不耐煩地抬手去拍,然后一陣劇痛傳來,手似乎被什么東西蟄了,那種刺痛讓她咧起了嘴大喊出聲。

“什么東西!”她突地睜開眼睛,見自己在一個涼席上躺著,低頭就看到那個肇事逃亡的黑東西,正飛快地往涼席下鉆。

“顏顏,怎么了?”屋里竄出一個婦人,手中還拿了一個手電筒,光線在溫顏的臉上搖晃著,刺得她看不清東西,只能下意識用手去擋。

這女人跟她媽媽年輕時候好像啊,這是夢到媽媽了嗎?

“別踩,是蝎子,踩死了就不值錢了。”

溫顏聽到熟悉的聲音,要去跺的腳僵了一下,然后身子一個不穩,撲通一聲坐在了涼席上。

她五味雜陳地看著眼前的婦人,見她脫了腳底的粗布鞋快速蓋在蝎子上面,又急匆匆地跑回屋里拿了鐵夾子和玻璃瓶出來。

蟄了溫顏的蝎子被捉到,焦躁地在玻璃瓶中來回爬動。

借著手電筒的光,溫顏看清了面前的人,居然真的是她媽媽,因為天黑看不真切,只覺得她很清瘦,慈祥的臉上掛著緊張的神情,身上的那件縫著補丁的格子衫,尤為顯眼,這件衣服是媽結婚時候買的,一直穿到自己十幾歲那會。

溫顏“哇”的一聲哭了起來,緊緊抱住了面前之人,不管是夢境還是真實,她都渴望擁抱她最親近的人,想要聞一聞媽媽身上獨有的味道。

聽到哭聲,溫顏她媽慌了,趕緊拉著女兒往屋里走,還緊張地詢問她:“蟄哪兒了,去屋里抹點清涼油就好了,這天悶熱的時候,夜里蝎子就多,讓你不要睡院子里非不聽……”

還是熟悉的嘮叨,以往覺得厭煩,可是現在總覺得聽不夠。

大掌包裹著她的小手,一直暖到了心窩里去,連肩膀的疼痛都給忘了。

她就像一個提線木偶,被媽媽一直拉到了屋里,看著她點燃油燈,找到自己肩膀那個鼓起來地方,然后從一個拇指大小的紅色鐵盒中,挖了一點淡黃色的膏體涂了上去。

清涼油的刺鼻氣味傳來,她感覺媽媽的指腹輕柔地在她腫起來了地方慢慢揉動。瞬間那種尖銳的刺痛隨之消失,這是夢嗎,怎么這么真實。

“媽……”溫顏含淚呢喃出聲,到了現在她還以為自己是沉浸在夢境之中。

“哎。”婦人轉過頭,見她哭了立刻慌了手腳,“這是咋了,還疼嗎,要不然去診所看看?按理說我們這一片沒有毒蝎子的。”

婦人拿著手電在她肩膀處仔細看了起來,還用手輕輕在鼓包的地方按了按。

“嘶……疼……”溫顏霍然站起了身子,怎么自己聲音變成了蘿莉音,還這么矯情,她伸出手來看了一下,手似乎比自己本來的要小上很多,還有身上的手工碎花裙子,不是二十多年前的式樣嗎?因為是手工做的沒有鎖邊,穿著并不舒服。

這是怎么回事?

身上有痛感,也就是說明這不是夢境,那為何見到了已經去世的媽媽,還有那早不復存在的農家小院。

她側頭,見一旁的地上放置了一個掉了漆的搪瓷臉盆,里面還有半盆子水,溫顏跑過去把水盆端了過來,借著光線看到她縮小的臉映在水中,頭頂是一頭的短發,稚嫩的小臉上表情古怪,五官分明還沒有長開。

在她靠近水面的時候,里面的影子也在慢慢靠近,這真的是自己?

她慢慢靠近,就要接近水面的時候,她媽媽驚叫一聲就要把臉盆給拿走,不過這會溫顏已經把臉浸了進去。

窒息的感覺傳來,她猛地抬頭,吐出口中不小心嗆到的水。這不是夢,真實的,居然回到了小時候,可是現在是哪一年?

“顏顏……你這是干嗎?”溫顏的媽媽表情怪怪的,有些欲言又止,還伸手摸了摸女兒的額頭。

溫顏用手抹了一把臉,傻呵呵笑道:“沒事,就是感覺熱,洗把臉。”

“可是,你忘了這是你的洗腳水了,媽剛要給你倒,就聽到你的叫聲。”溫顏的媽媽有些震驚地盯著溫顏,還以為女兒是被蝎子蟄了一下,行為舉止都開始反常了。

溫顏臉上的笑容消失,喉嚨里一陣惡心,不過她更多的是開心,現在夢想成真,喝口洗腳水也沒有什么,就是味道……

她接過媽媽手里遞過來的半舊的毛巾,擦過臉后開始仔細打量物中的擺設,沒想到做個夢居然還重生回了小時候,簡直是得償所愿了,老天對她不薄啊。

她家一窮二白的,也沒有一件像樣的東西,不是破破爛爛的,就是年代久遠的。也沒有什么像樣的家具,不過一個掛歷吸引了她的注意,現在是一九***七月,也就是自己……十二歲的時候,似乎她現在是四年級的學生了。

小時候她們家里是真的窮,全村倒數那種。自從她爺爺去世以后,她爸和她哥就去了城里打工,有時候半年才回來一次,家里的活都是她媽媽和奶奶兩個人承包的。

眼看著兩個人身子快要累垮,她就輟學回家幫忙,可是該來的還是來了,一切不幸都要從她媽媽生了三胎開始說起。

那會計劃生育很嚴,誰家多生一個就要罰很多的錢,沒錢的就到家里把值錢的東西給沒收,很多人都是東躲***的,她媽媽也不例外。

因家里的財物幾乎都被沒收,奶奶也瞬間蒼老很多,更雪上加霜的是那一年她媽媽難產,生孩子后大出血傷了身體,從此身上大小病不斷,盡管這樣,她那個小弟弟還是夭折了。

當時的農村還是重男輕女的,弟弟不在之后,奶奶郁郁寡歡不久也離世,而媽媽的病日漸加重,所有的重擔都壓在爸爸和哥哥的身上,因為家里貧窮,錯過了最好的治療時機,媽媽還是離世了。

溫顏把一切都怪在爸爸的重男輕女思想之上,覺得如果不要那個弟弟,媽媽就不會死,從此她遠走他鄉,和爸爸兩人關系漸行漸遠。

子欲養而親不在,她既然回來了,就讓一切重新開始,彌補過去所有的遺憾。

閨蜜的背叛,同事的誣陷,親人之間反目,戀人的錯過,這一切都是過去……

“你沒事我去就刷碗了,一會洗完了一起出門乘涼,這家里都悶死了……”溫顏她媽媽說著出了門,往院子一旁的小廚房走去。

溫顏找來紙筆,躲進了被窩中,把自己記憶中的點滴都記錄在紙上,還好她重生那時在翻看自己童年的筆記本,這回終于派上用場了,這家里村里、大事小事的沒有能瞞得過自己的。

她寫了很久,都忘了時間,就是不想遺漏任何蛛絲馬跡。

誰能想到,她做個夢就重生了!

“顏顏,大熱的天悶在被窩里干嗎,當心捂出痱子了。”

溫顏的媽媽洗過碗回來,就發現溫顏仍把自己悶在被窩里不肯出來,趕緊把女兒身上的床單給掀開扔到一邊,她覺得女兒今晚怪怪的,拉著她問東問西。

溫顏聽到聲音,趕緊把自己的小本子藏了起來,拉著她媽媽的手笑說:“媽,以后我會努力賺錢,讓我們家過上好日子的。”

溫顏的媽媽方才見她藏起一個本子,還以為溫顏也在學她爺爺算命,立刻就繃起了臉。

要知道,溫顏她爺爺,曾是村里的算命先生,平時沒少幫別人算命看風水的,后來突然暴斃也讓家里人猜想,以為他的死別有隱情。

所以在她家人看來,這算命就是些坑蒙拐騙、不入流的行業,她可不想讓女兒也走上這條老路,毀了這后半輩子。

溫顏知道她媽媽的疑慮,但是現在一時半會兒,有些事她還說不清楚,就算跟她媽說了實話,她媽媽肯定會以為她是在說謊。她知道一定不能讓她媽媽看到這個本子,必須要藏好,等日后尋到了一個合適的時機,她會把事情全都告訴她。

溫顏她媽摸上溫顏的頭,一臉凝重地說:“ 顏顏,算命之人往往都會折壽的,媽媽不想讓你走上你爺爺那條路。”

溫顏有些哭笑不得地搖搖頭,抱著她媽的胳膊笑道:“媽,你想哪里去了,我可沒爺爺的天分,我能做的就是憑著我這雙手,讓你過上好日子。”

溫顏她媽這才放心,拉著她的手往外走,臉上笑意涌現:“好,只要你不走上歪路,做什么媽都支持你。”

溫顏她媽關了手電,正要去拉她一起出門,就聽到溫顏說道。

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:

猜你喜歡

  1. 逆襲小說
  2. 民國小說
  3. 神仙妖精小說
  4. 星空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

關注微信公眾號美文超市

回復重生九零:余生有你或者回復書號6670 閱讀全文

×
新年电子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