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D1看書網 > 現情 > 嗆口小嬌妻:靳先生,情謀已久

更新時間:2019-08-10 10:42:59

嗆口小嬌妻:靳先生,情謀已久

嗆口小嬌妻:靳先生,情謀已久 蔓蔓 著

連載中 陸芷言靳司川 鬼怪小說 貴族小說 輕松爽文小說 婚姻愛情小說

小說角色名是陸芷言靳司川的小說叫做《嗆口小嬌妻:靳先生,情謀已久》,這本小說是知名作者蔓蔓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,內容主要講述了她是陸家次女,嗆口傲嬌,嘴比心硬。姐姐溫柔可人,被爹媽視為掌中寶,她卻做了二十幾年的路邊草。關于她,有許多傳說。譬如有眼無珠看上渣男,渣男卻和姐姐訂婚,還一起將她送上了老男人的床。譬如海城最矜貴最權勢滔天的靳先生寵她入骨,為之幾近瘋狂。人人都說她是小妖精,勾得靳先生神魂顛倒,慢慢的,她便以為,自己真已入了他的心。直到有一天,彌留之際,她親耳聽見他勾唇冷笑,說只是為了她的那雙眼睛。后來,她成為了知名服裝設計師,在一次記者招待會上,被問幾年前和靳先生那段無疾而終的戀情。她揚唇嬌笑:“是我主動提出分手的,因為靳先生天生缺陷。”一轉身,便被幾年未見的某人壓在了洗手臺上。再后來,她被某人啃得腰酸腿軟,趴在床上,恨恨的看著一臉饜足的他。“是誰到處說我不能人道的?嗯?”他戲謔出聲。“……”

精彩章節試讀:

  “不好意思,我不能喝酒。”

  陸芷言看著眼前兩個西裝革履的男客人,面帶微笑。

  “來來來,喝一杯。你不給我們面子,就是不給你姐姐面子啊。”

  “姐姐訂婚,妹妹陪酒,不都是這樣玩兒的嗎?”

  其中一個男人將酒杯直接遞到了陸芷言的嘴邊,語氣里帶著明晃晃的猥瑣。

  大有她不喝,他便直接喂了的意思。

  “南少,我還是第一次見你親自為女人服務呢。怎么,看上我妹妹了?”一襲香檳色魚尾長裙的陸曄薇走過來,姣好的臉蛋上妝容精致,纖纖玉指上,五克拉的鉆戒耀眼奪目。

  她挽著的男人,身穿合身熨帖的西裝,五官俊朗精致。

  男人的唇邊劃出笑意,刺得陸芷言怔了一下。

  繼而飛快的低下頭,嘴角勾起一抹諷刺。

  恒毅澤。

  今天這場訂婚典禮的男主角,陸曄薇的未婚夫。

  然而二十四個小時之前,他明明還是她陸芷言的男朋友,還聲線溫柔的對她說‘我愛你’。

  在這個世界上,果然是寧愿相信世界上有鬼,也不能相信男人的破嘴!

  “薇薇,你妹妹也太不給面子了,我好說歹說,她就是不肯喝啊。”被稱為南少的男人挑挑眉,故意露出不悅的表情。

  “肯定是你動作太粗魯,嚇到她了。”陸曄薇笑嘻嘻的將酒杯接過來,“言言,只是一杯而已,就當是祝姐姐訂婚快樂,好嗎?”

  “姐,你是知道的,我不能喝酒。”陸芷言抬頭,直直的看著她。

  聲線平靜,笑容溫淺,看不出任何異樣。

  被盯著的陸曄薇愣了半瞬,剪水雙瞳里飛過幾分異樣。

  “言言,我是真的希望得到你的祝福。難道你不想祝福我和毅澤恩愛到白頭嗎?”她嬌笑著,挽上恒毅澤的手臂,一臉幸福的靠在他的肩上。

  “姐,我給你和姐夫,準備了一樣訂婚禮物。”陸芷言忽的勾起嘴角,纖細的手指摩挲著酒杯。

  “什么?”

  聞言,陸曄薇臉上的笑容添上了幾分警惕。

  陸芷言眨眨眼睛,模樣嬌俏可愛。

  她朝著陸曄薇走近幾步,看向恒毅澤,用只有三個人能聽見的聲音徐徐開口:“我,懷孕了。”

  “什么!”

  “不可能!”

  兩個聲音交疊著響起。

  陸曄薇挽著恒毅澤的手驟然抓緊,明亮艷麗的笑容里帶上幾分猙獰。

  陸芷言這個***,竟然敢騙她!

  不是說拒絕婚前性行為,所以沒有和毅澤***嗎?!

  “言言,這種玩笑,可不能亂開。”她死死地盯著陸芷言,聲音像是從嗓子眼里擠出來的,帶著憤怒。

  可偏偏,臉上又不能不維持著燦爛的笑容。

  整個人看上去,有些猙獰的可怖。

  “我當然是開玩笑的。”陸芷言“噗嗤”一下笑出聲來,笑容滿是諷刺。

  將手中的酒杯舉起來:“祝你們天長地久。”

  仰頭,將滿滿一杯酒一飲而盡。

  動作干脆利落。

  “我還要上班,就先走了,姐你跟爸媽說一聲。”陸芷言將高腳杯隨手一放,轉身離開了宴會廳。

  酒太辣,辣得她的眼淚都快出來了。

  “毅澤,你和言言,真的沒有發生過關系?”陸曄薇轉頭看向身側的男人,眸子中帶上幾分冷意。

  “當然沒有!”恒毅澤回答得斬釘截鐵,目光掃向門口的背影,眉頭微蹙。

  他倒是想和陸芷言***!

  但是每一次,都被她或撒嬌或裝傻的轉移了話題。

  “毅澤,如果哪一天我發現你騙了我,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!”陸曄薇妖冶的笑,嫣紅的唇瓣貼近他的耳邊。

  一字一頓,語氣如同淬了冰一般冷。

  “我愛你,以前現在和未來,都只愛你。”恒毅澤平靜的收回目光,笑容溫柔的吻上她的唇瓣。

  “我也愛你,毅澤。”陸曄薇伸手環上他的肩膀,甜蜜的加深了這個吻。

  …

  才剛走出宴會廳,陸芷言便感覺到酒氣上涌,腦袋不受控制的眩暈起來。

  她甩甩頭,努力讓意識清醒一點。

  又走了幾步,腦袋愈發沉甸甸的。

  得趕快回家才是!

  她剛準備加快腳步,卻忽的感覺腰上被人猛地推了一把。

  然后,身體便不受控制的朝前撲去。

  ***!

  臉蛋朝下,毀容的節奏啊!

  陸芷言下意識的雙手護臉,迎接著五體投地之后的疼痛感。

  幾秒鐘后。

  “還舒服嗎?”冰冷低沉,卻磁性濃深的嗓音自頭頂響起。

  她愣愣的抬頭,正對上一雙深邃冷漠的鳳眸,眸光凌厲冷辣,如同鷹隼般攝人心魄。

  “我的懷里,還舒服嗎?”男人薄唇微動,頗有耐心的重復了一遍自己的問題。

  陸芷言這才后知后覺的發現,自己的雙手正牢牢的圈在他的腰上。

  “額,對不起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她觸電般猛地收回手,連連后退了好幾步。

  然后,連男人的長相都沒看清楚,逃似的離開了。

  靳司川鳳眸微瞇,看著某人慌慌張張的背影,嘴角微抿。

  …

  一口氣跑出酒店的大門,感受著冰涼的風刮在臉上,陸芷言這才感覺到混沌一片的腦子略微清楚了些。

  她伸手抓了抓手臂,看著白皙的皮膚上密密麻麻的紅疹,忍不住低聲罵了一句。

  “言言,你沒事吧?”溫和的男聲從背后飄來。

  陸芷言身體僵硬了幾秒。

  心臟不受控制的抽痛了幾下。

  “你明知道你對酒精過敏,還喝酒。”恒毅澤伸出右手,在她的眼前攤開,聲音中帶著幾分無奈。

  掌心里,是一顆白色的藥丸。

  “我知道你肯定忘了帶過敏藥,所以特意給你送來。”他溫柔一笑,五官俊朗迷人。

  “別說的一副你很了解我的樣子。”陸芷言唇邊帶著諷刺。

  恒毅澤舔舔嘴唇,眼神中帶著幾分討好:“言言,我需要你外公的幫助。你乖乖的等我,好不好?等我拿到了本就應該屬于我的東西,我就帶你走。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,你和陸曄薇結婚,只是因為我外公對她言聽計從?”陸芷言挑眉。

  她是不是該去眼科掛個專家號了?

  和恒毅澤在一起三年,怎么從來沒發現他竟是如此厚顏無恥!

猜你喜歡

  1. 鬼怪小說
  2. 貴族小說
  3. 輕松爽文小說
  4. 婚姻愛情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

關注微信公眾號螞蟻推書

回復嗆口小嬌妻:靳先生,情謀已久或者回復書號5636 閱讀全文

×
新年电子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