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D1看書網 > 歷史 > 民國嬌寵:長官,夫人要毀婚

更新時間:2019-07-08 16:07:58

民國嬌寵:長官,夫人要毀婚

民國嬌寵:長官,夫人要毀婚 悅然紙上 著

連載中 厲殤鹿悅然 女強小說 婚姻愛情小說 純愛小說 囚禁小說

高質量小說《民國嬌寵:長官,夫人要毀婚》是來自悅然紙上傾心創作的一本歷史類型的小說,男女主角是厲殤鹿悅然,文中感情敘述細膩,情節跌宕起伏,卻又順暢自然。下面是簡介:他顯赫一方,嗜血戰場,從來不將女人放在心上,他自知相貌俊美,身邊美女絡繹不絕,那有如何,自從遇見他

精彩章節試讀:

“悅然,醒了嗎?快到滄州啦,我想父親和母親一定會喜歡你的。”

鹿悅然感覺自己的肩膀被輕拍了一下,溫熱的氣息散在身前。她神情恍惚地抬起頭,眸中映著一個五官俊美的男子,臉上蕩漾著溫柔。

“你怎么不去死?”

滿懷恨意的話語從殷紅的雙唇脫口而出。鹿悅然暗含心中的恨意,無法釋懷。她原本以為自己早已死去,沒想到臨終之前,還能瞧見他這罪魁禍首,思及遭遇種種,實在是恨到極致。

“你在說什么?”

望著鹿悅然蔓延的恨意,凜冽的殺意,白起不自覺退后一步,細細端量眼前的女子。瘦削的臉上泛著蒼白的冷意,眉宇之間也難以掩蓋凌冽的恨意,仿佛透著刺骨的冷氣,隨時拖自己前往地獄。

“是不是燒還沒有退?”白起壓下心底的驚愕,耐心地哄道:“是我不好,路上沒有照顧好你,可這藥師大典也沒多少時間,早去早準備。你不是說,也想見見我父母嗎?”

鹿悅然聽到這些話,震驚的看向白起,他依然英俊,年輕稚嫩的五官,到處是溫吞的痕跡。他并不是那種五官極其俊美的人,不過,氣質溫吞又耐心,舉止頗為風度翩翩,收割一群少女心。

這也是難怪當初自己會對他有傾慕之心。而這細致又溫柔的照顧,讓自己如同飛蛾撲火一般,到死,才知道自己愛的這么深,

不過,他說的是藥師大典。不對,不對啊,自己不是已經死了嗎?鹿悅然試圖壓下眼底的恨意,思緒恢復如常。

“是太累了嗎?我知道連夜趕路,委屈你了。”白起一邊低聲道歉,眼底滿是愧疚和自責,一邊端起一杯溫水,送到她的手上。

鹿悅然并沒有理會他的舉動,反而撇過目光望向窗外,熟悉的景色飛逝后退,火車搖搖晃晃一路駛過去,看來也快到滄州了。

難道這一切不是夢,她還有重來的機會時。

鹿悅然的指尖刺入掌心,疼痛奔涌而出。

這并不是夢,這都是真的,上天又給了她重來一次的機會。

前世拜入青玄門,在恩師指導下,習得一身絕學。前年今日,她與白起再遇,小時候的嬉笑情誼還在,兩人初見相談甚歡,此后,便維系這般郎情妾意的關系,只待父母之命。

說來也可笑,這父母之命,差的恰恰是他的父母之命,偏偏幼時,是白父舉著自己,笑著讓白起娶自己進門。

最后,她卻被奸人所迫,害的顛沛流離,背叛席卷一生。若是她一人也罷,卻把家人牽連其中,落得孤身一人在世,欲死而不得其所。若是如此,只是一心尋思便罷,誰曾想竟連累師門被滅。

她這次回來,不只是讓白家付出應有的代價,更要讓滅師門之人不得超生。

鹿悅然深吸一口氣,收斂心中情緒,轉頭看了一眼白起。他衣著得體,白襯衫的兩個扣子沒扣住,露出精致的鎖骨。下巴泛著暗青色的胡渣,眼底也是一片青色。鹿悅然不忍再看,閉上雙眼,“我有一些累了,你先去吃點東西吧”。

白起聞言點頭,心想鹿悅然一直都溫順乖巧,這樣濃烈的恨意,若是對別人,自己瞧見都大吃一驚,何況對自己,一定是剛退燒,太累了。

鹿悅然再度睜開眼眸,望著他離去的背影,身形高大寬厚。

她曾經以為這是自己的一個依靠,可誰知道,等來的卻是背叛。他是如此溫暖細致的一個人,實在難以想象居然會如此待她。

余光瞅見一個軍裝的男人路過,眸光停留,男人寬肩細腰,一頂軍帽遮住臉蛋,瞧不真切真實面貌,卻可辨出不凡氣勢。但是,鹿悅然蹙眉,他身上帶著難以嗅到的血腥味道。衣角沾染的紅色,鑲嵌在寬大的灰色大衣之下,如若不是走動顯露,根本察覺不到。

“看夠了嗎?”

男人低啞的聲音,仿佛刻意壓制過一般,沙啞的讓人聽不出原聲,仿若是毛刺一般,沙沙作響。

“看夠了。”

鹿悅然移開目光,直視前方。

“不要臉,小小年紀不學好,光顧著看男人了嗎?”一個少女不耐得盯著鹿悅然,頗有一些氣急敗壞的開口質問。

少女驕傲又有一些不耐,本來火車坐的就煩不勝煩。還遇到一個莫名其妙的女人,一直盯著他的心上人,真是無法容忍。

原本移開目光的鹿悅然,倒有一些怒極而笑。若不是那股血腥味,她根本不會留意。這位女子年芳不過十八,目光瞧著那男子,頗有一些崇拜仰慕之情。她重回故土,可不想招惹是非,起碼,現在是如此。思及此處,她也不多說話。

“霜兒,不得無禮。”

原本少女還想反擊,卻不料男子直接阻止了她,男人低啞的聲音,仿佛刻意壓制過一般,沙啞的讓人聽不出原聲,仿若是毛刺一般,沙沙作響。

僅憑身形便將他認出來,這也實在可笑,他離開故土約有三年有余,多少人并未曾見過自己面目,怎么可能一下被認出來。

“你受了很嚴重的傷,時日無多。”

鹿悅然本來不想多管閑事,但瞧那少女一副不屑目光,心中又有一些憤懣。想起剛才的夾雜在鮮血中的怪異味道,她心中燃起一絲希望,或許是那個東西。若真的是,復仇絕對如虎添翼。

“你罵誰早死!”不過走個過道,還能碰到這種不要臉的,霜兒越想越氣,直接怒道。

她不屑地盯著鹿悅然,怎么有如此無恥之人,先是盯著男人目不轉睛,為了引起他的注意,又故意說他時日無多,實在是可笑。

“閉嘴。”男人低沉著聲音,沙啞間帶著一絲壓抑。“我確實是負傷在身,不過,這可不代表著我時日無多,小姑娘,有時候話不能隨便亂說。

“我會這么說,自然是有我自己的原因。”鹿悅然不以為然,似笑非笑的盯著他,嘴角微微勾起。

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:

猜你喜歡

  1. 女強小說
  2. 婚姻愛情小說
  3. 純愛小說
  4. 囚禁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

關注微信公眾號起床閱讀

回復民國嬌寵:長官,夫人要毀婚或者回復書號8582 閱讀全文

×
新年电子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