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D1看書網 > 靈異 > 通靈妝娘

更新時間:2019-09-12 18:57:51

通靈妝娘

通靈妝娘 琳清水 著

連載中 茵茵周海 洪荒小說 探險小說 推理小說 戀愛小說

獨家新書《通靈妝娘》由知名作者琳清水傾心創作的一本靈異風格的小說,小說中的主人公是茵茵周海,書中感情線一波三折,卻又順理成章,整體閱讀體驗非常不錯。下面看精彩試讀:我本來是個化妝師,給一個男人和一個死人化妝之后,就開始遇到一些詭異的事情。那個死人,每天晚上都想和我……

精彩章節試讀:

我沒上過大學,專科在學校學得是化妝,畢了業就在城里的一家化妝品店做了化妝師,每個月只靠掙那點工資過日子,平日里除了要生活過日子還要交房租,基本上一個月也就不剩什么了。

日子一直就這么平淡的過著,直到有一天發生的一件事情,改變了我今后的生活。

“茵茵,我要還有事兒,得先走一步,店里就麻煩你關門了。”我的一個同事何媛對著我擺出一副可憐的樣子。

“行,你有事兒就先走吧,我留下關店。”今天是我跟何媛兩個人看店,平日里都是導班,三個人總有兩個人留在這里閉店。

“茵茵,我愛死你了。”何媛對著我就抱了過來,然后就拿起東西跑出了門店。

看著何媛離開的背影,我無奈的搖了搖頭,看了看外面的天色,可能是要下雨了,空氣里透著壓抑。

我坐在店里又等了一會兒,見時鐘的分針走到了八點,我起身要去關上店門,店里的卷簾門有些生銹了,我用了好大的力氣才將那卷簾拉了下來。

卷簾門剛落下一半,我就看見自己面前還有半截的玻璃門上倒映出一個男人的臉,我被嚇了一跳,連忙的轉過身來,看見剛才出現在玻璃門上的那張男人的臉。

“你,你好。”我對著這個男人說道。

“我想畫妝。”那個男人的聲音十分的平板,沒有什么起伏,聽起來十分的怪異。

“畫妝?可是,我們閉店了。”我有些無奈的開口,看了看那已經拉下一半的卷簾門。

“可是,你還沒有完全關上,我要畫妝。”那男人平板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。

我猶豫了一下,最后在那個男人堅定的眼神里點了點頭,把那個男人讓進了店門,那拉了一半的卷簾門就那么不上不下的放著。

走進了明亮的房間里,我才真正的看清楚那個男人的臉,那張臉看起來十分的帥氣,但是卻十分的慘白,沒有一絲的血色,就像是一個死人一樣。

“先生,你想畫什么樣的妝?”我把那個男人讓到了畫妝鏡的前面坐下。

“像個正常人一樣就行。”男人的聲音再次響起。

我愣了一下,正常人一樣?我從鏡子里再次看了看那個男人的臉,的確十分不正常。

我動起手來,開始用那些化妝品在那個男人的臉上畫著,他的臉十分的冷,那溫度及觸感絕對不是正常的體溫。

我的手游.走在他的臉上都有些止不住的顫抖。

終于,男人臉上的妝畫完了,其實這妝很簡單,根本就用不了多長時間。

“先生,已經畫好了,你看這樣行不行?”我邊收那些畫妝品邊對著對個男人問道。

那男人對著鏡子里的自己看了看,然后點了點頭,“可以。”

“二十元,謝謝。”我對著鏡子里的男人開口。

那男人站起身來,將手放進口袋里,然后原本明亮的房間突然間暗了一下,“燈壞了,先生你等下,我換個燈泡。”

說完我就朝記憶里放燈泡的地方走去,可沒走兩步燈又亮了起來,這時我竟然發現剛才還在的那個男人竟然消失不見了。

“先生?”我站在屋里叫了一聲,這里一眼就能看遍,“他什么時候走的?”

突然好像一陣風吹過,我抖了抖感覺有些冷,“算了,就當是白畫了一次妝。”可是當我低下頭的時候,卻看見那桌上竟然放著一百元錢,我保證,剛才這里什么都沒有。

我把那錢收了起來,然后關了燈,走到外面將卷簾門全部放下。

天已經完全黑了,我獨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,路中總是感覺身邊縈繞著一股冷嗖嗖的感覺,讓我十分不舒服,腳下也就加快了步伐。

我租住的地方是一間老舊的公寓,因為這里便宜,所以住在這里的人也算是三教九流,什么人都有,平日里總是燈火通明、叫罵聲不斷的,但是今天卻有些奇怪,樓里安靜的有些出奇。

再往樓道里走,燈一層一層的亮了起來,整條樓道里擺滿了這種紙扎和小人和大馬,旁邊還放滿了奠圈,我咽了咽口水,感覺更冷了一些。

打開家里的門,剛想進去,就聽見不知道從哪里傳來的哭聲,不知道誰家死了人,這大半夜的哭叫著,實在讓人感覺毛骨悚然,抖了抖身上的雞皮疙瘩,我連忙進到房間里。

將房間的所有燈全都被點亮之后,我才稍稍安了些心,打算洗漱一下上床睡覺,這時我家的門卻被人敲響了,本來我不想理會,可是那敲門聲卻越來越響,越來越密集,好像我不去開門那門就會響到天荒地老一般。

嘆了一口氣,我只好起身去開門,“誰啊?”

“茵茵啊,大嬸想求你個事兒,我家里死了人了,現在這個時間也請不到入殮師,大嬸知道你心腸好,你能不能幫忙給死人化個妝,讓他走得也好看些。”外面傳來了隔壁大嬸兒的聲音。

我愣住了,隔壁大嬸兒家里面就兩口人,她和她兒子。她兒子平時騷擾我,有一次我在家里面洗澡的時候,忘記了關門,等我出去的時候,發現他就站在洗手間外面偷看我。

我丟過東西,不是錢,就是一些內.衣還有***照片,當時我都懷疑是他偷的。可左鄰右舍的,我也不好報警什么的。只能避開他。

可好端端一個人,怎么就死了呢?

雖然我從來都沒給死人化過妝,但是這人都求到家門口了,不答應也不太好。

“行,大嬸,你等我一下,我收拾些東西就跟你去。”

說完我就收拾了一下東西,就開了門,大嬸對我千言萬謝,老淚縱橫。

我跟著大嬸走向他家,樓道里的燈不知道是出了什么問題,忽明忽暗的,閃了兩下竟然就滅了一半,變得昏昏沉沉的。

大嬸家的大門上,兩邊掛著燒紙,擺放著一對童男童女的紙扎人,那兩雙眼看著黝黑滲人,讓我想起來剛才給化過妝的那個男人,我感覺有一陣冷風吹過我的耳朵和后背。

大嬸將門打開,里面一片昏暗,烏煙瘴氣的,兩邊站著穿著黑色衣服的人,頭上都帶著孝,應該是他們家其他的親戚。。

“茵茵啊,就在那里。”大嬸指了指正廳方向,我的視線順著她的手指看去,他們竟然在家里已經設好了靈堂,一個人身上蓋著一塊白色的麻布,倒在靈堂前的床上。

我走了過去,將那白色的麻布拉開,入眼卻是一張面目全非的臉。

這是一個男人的臉,他的鼻子已經歪掉了,扭曲成一個詭異的弧度,眼睛有一只深深的凹陷下去,就像一個洞一樣,一張臉上全是傷痕,應該是被玻璃碎片扎了一臉的血洞,耳朵有一只快要掉了,嘴也被撞裂了,整張臉就像是從地獄爬出來的魔鬼一般。

我被嚇壞了,顫抖著手想要離開這里,但是當與大嬸帶著感激的眼神相交時,離開的話又被我咽了回去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氣,強忍住想要吐的沖動,開始給這張臉上妝。

其中的過程,我實在是不想詳述。

我的化妝箱里的東西差不多都被我用了個遍,就連粘雙眼皮的膠布都讓我足足用了一卷,可偏偏沒有一塊是用在了雙眼皮上,而是用在了他那開裂的嘴角,撕裂的耳朵,扭曲得不成型的鼻子上。

“好了,化好了。”我的聲音帶著干澀與嘶啞。到最后我都沒問出來這個男人是怎么死的。

而且心里面莫名其妙的想到了他偷看我的時候的情景,我心里面打了個寒蟬,晃了晃頭,把這些思緒壓下。以后頭不會有人偷看我了。

“茵茵,謝謝你。”大嬸一直坐在一邊看著我,那眼神竟也讓我心里有些發毛。

我對著她干笑了一聲,“大嬸客氣了,沒什么事兒,我就回去了。”

沒等大嬸再說什么,我飛一樣的離開了這間詭異陰森的房間,樓道里依然是一片漆黑,黑暗中,我仿佛看見了那張車禍后流著鮮血的面目全非的臉,我的心和我的手都不由自主的顫抖。

這一夜我都沒有睡好,做了一夜的夢,夢里不斷的交替著讓我畫妝的這兩個男人的樣子。

第二天,因為沒有睡好,我頂著一對黑眼圈來到了單位,何媛看見我就叫道,“茵茵你終于來了,有人送了一個包裹給你們,快打開看看。”

我有些奇怪,將那包裹當著大家的面打開,竟然是一只玉鐲子。

“啊,真漂亮,男朋友送的吧。”何媛對著我打趣道。

我愣愣的看著手鐲,很不自在,而很多事情,就是從今天開始發生變故的。


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:

猜你喜歡

  1. 洪荒小說
  2. 探險小說
  3. 推理小說
  4. 戀愛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

關注微信公眾號美文超市

回復通靈妝娘或者回復書號6641 閱讀全文

×
新年电子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