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D1看書網 > 恐怖 > 行尸

更新時間:2019-09-21 14:26:43

行尸

行尸 大斑馬 著

連載中 石乾生林雨桐 監獄題材小說 女強男強小說 純愛小說 倫理禁忌小說

高質量小說《行尸》由著名作者大斑馬最新創作的恐怖風格的小說,小說中的主人公是石乾生林雨桐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下面是簡介:那一天,我在船上看見一位紅衣女人向我招手……從此以后,我開始一步一步變成了一具行走的尸體。

精彩章節試讀:

我叫石乾生,高考沒考上大學后,回了村子跟了一位捕魚老師傅學藝。

我們村子是一個漁村,三面環水,世世代代靠著這條名為長丹河的河流,繁衍生存了下來,這一日師傅在長丹河拐子彎一帶大獲豐收,漁船拖著一整船的肥魚滿載而歸,別提我師傅心里多高興了。

我們開著漁船剛剛駛出拐子彎時,忽然看見河畔有一位紅衣女子向我們招手。

這女子看不清楚臉,不過穿的衣服飄飄揚揚的,將她的身材存托得很婀娜。

長丹河河流很長,拐子彎一帶又是一個三岔口,也是作為附近幾個村子的交通樞紐。

經常有人在這里等候過往的漁船,希望能搭乘他們一段,有的漁船也會收一點坐船費。

但我師傅可是一個熱心腸的人,平日遇見這樣搭乘漁船的人,基本不會收費。

他告訴我這是積德行善,老天爺看在眼里,會保佑我們每次都能大獲豐收。

我知道我師傅善良的秉性,我正要把船開過去,我師傅卻一把推開我,親自掌舵把船加速開走了。

我楞了好幾秒,問道:“師傅,剛才怎么不去管那位紅衣女士。”

我師傅沒有立即搭理我,船駛出好一大段距離,才從兜里抽出一根紅塔山,狠狠的吸了一口。

說道:“乾生啊,你跟了我也快大半年了,師傅該教你捕魚技術也都教了,但是有些事卻忘了告訴你。”

我師傅說完又猛吸了一口,停頓了一會兒,壓低了聲音說道:“以后遇見這樣的紅衣女子,千萬不要去搭理她,因為她很可能不是人。”

“不是人!”

我聽后嚇得渾身陡然一驚,“她不是人,難不成是女鬼嗎?”我后背冷汗瞬間就冒出來了,看著我師傅一個勁吸煙,我知道他應該不像是逗我玩。

我戰戰兢兢又問道:“師傅,那我們該怎么辦?”

師傅看了看天色,天邊已經是陰沉一片,估計再過一個時辰,天就徹底黑了。

“你也別怕,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,你大膽往前開船,趁著天黑之前離開這片水域,應該就不會有事了。”

我點點頭,心里早就嚇得發毛,接過師傅手里的船舵,小心翼翼的開著。

隨后我看見我師傅從船艙里拿出了一堆火紙,在船頭上分成三堆燒了,隨后重重對著前方磕了三個響頭。

師傅做完了這一切,又對我說,“這是祭天,祭地,祭河神,一定要懷著虔誠的心,以后遇見這樣的事,一定要記得告訴他們,祈求他們的保佑。”

我看見師傅這么自信滿滿的說著,心里底氣也增強了不少,別說還真奇怪,船開了十幾分鐘,再也沒看見那位紅衣女子。

本來以為這事就這么過去了,可誰知道船開了幾分鐘,我猛然間看見前方路口出現了一塊石碑,上面赫然寫著三個醒目的大字:“拐子彎”

“這怎么可能?”

我頓時嚇得腦袋轟的一聲響,我們是從拐子彎離開的,一路沿著河流直行離開,怎么莫名其妙又回到了這里。

那是不是意味著前方不遠處,那個紅衣女子也在前方等著我們。

我強按下內心那顆狂跳不止的心,扭頭看向我師傅,卻見我師傅早已經是滿頭大汗了。

“師……師傅,我們好像又回來了。”

我支支吾吾的說著,我當時才十八歲,嚇得說話都快結巴了。

師傅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,拍了拍我的肩膀,說道:“別怕,一切有師傅在呢。”

他又從船艙里面拿出兩根蠟燭,分別在船頭兩側點燃,隨后又拿出一個香灰壇,恭恭敬敬在壇中插了三炷香。

這三炷香燒的很快,我感覺就是一瞬間就斷了,香壇中三根香,有兩根直接從中斷了。

都說“人怕三長兩短,香怕兩短一長”,燒香遇見兩短一長,則視為兇兆。

我師傅看見這一幕,整個臉色都變了,如木頭一般杵在地上好一會兒,才扭頭走進了船艙,緊緊盯著船艙里面的魚。

重重的嘆息了一聲后,說道:“唉,希望能夠破財免災。”

師傅毫不猶豫的將船艙打開,將捕撈到的所有魚,全部放生了。

我看著心里都難受,這可是能賣好幾千元呢,但是也知道師傅這么做,肯定也是不得已。

師傅放完所有的魚后,讓我繼續開船。然后他又回到了船頭,畢恭畢敬的重新插了三炷香,磕了幾個大響頭后道:“冤有頭,債有主,老漢我只是一個捕魚的小老兒,還請這位娘娘莫要認錯了人。若是小老兒拿了娘娘不該拿的東西,小老兒已經如數歸還,還請娘娘網開一面,給小老兒一條生路。”

我師傅在船頭念念叨叨了大半天,我則繼續開著船,過了一小會兒,師傅滿臉疲倦的朝我走了過來。

“師傅,那位紅衣娘娘會放過我們嗎?”

師傅嘴巴張了張,好像有什么話要說,卻始終沒有說出來。

頓了一會兒才對我說道,“先別問這么多,把你衣服脫下來。”說完他自己也把衣服脫了。

我雖然納悶,但是看見我師傅脫了,我也只好照著脫衣服。

我師傅接過我的衣服后,也不知從哪兒摸出了兩個小紙人,在我倆衣服上一人貼了一張,然后搭在了船舵上。

隨后師傅又對我說道,“待會兒我倆下船游到岸邊,從青岡林走小路回家,你一定要緊緊跟著我,無論你聽到什么,看到什么,都不要停下。”

“還有最重要的一點,無論是誰叫你名字,你都不要搭理他,一定要牢記這一點。”

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師傅用這么嚴峻的語氣對我說話,加上今晚這詭異的遭遇,我那還敢半分不聽從。

我師傅吩咐完了之后,率先一頭扎進了河里,我也緊跟著跳了進去。

冰涼的河水頓時走遍我全身,凍得我都快抽筋了,我咬緊牙關,緊緊跟著我師傅。

漁村的人,大多水性都不差,也就三四分鐘我們便上了河岸。

這期間師傅一直沒有說話,我也死死閉著嘴,身后時不時吹來一陣陣冷風,我全身的雞皮疙瘩起了一層又一層。

離開了河流,我倆便開始走青岡林的小路,兩側的樹枝就是鬼影一般,在左右張牙舞爪的飄來飄去,時不時還能看見一兩只山貓,在身邊急速跳過,好幾次嚇得我都快往回跑。

不過我腦海死死記住師傅的話,不能停下,也不知走了多久,我忽然看見前方一片光亮。

那是我們村子。

我師傅重重的嘆息了一聲,我能明顯感覺他胸中松了一大口氣,身子一彎靠在一棵大樹旁,轉過頭來看著我。

“乾生,我們安全了,馬上就要到家了。”

我也長長出了一口氣,差點一屁股癱軟在地上。

“走吧,進村吧。”師傅領著我進了村子,我已經能聽見鄉鄰房屋里面傳出的電視機聲音。

師傅把我送到了我家門口,又對我說道:“今晚之事,不要和任何人說,即使是你爸媽也不行,明天我們得一起去把船開回來。”

師傅這么一說,我心又緊張了,趕緊點頭說我知道了。

我走進了屋子,家里人都睡了,也沒去和我爸媽打招呼,經過這么一晚上的折騰,我身體都快散架了,直接回了屋往床上一倒,便呼呼睡去了。

迷迷糊糊中,腦中依舊盤旋著今晚的畫面,尤其是我師傅對我說過的那些話語。

突然間,我頓時想到剛進村的時候,師傅回頭叫我名字了,他說過無論是誰叫我名字,都不能搭理他,我是不是做錯了。

不過轉念一想,我和師傅都已經安然無恙的回了家,應該是不會出事,不知不覺間又沉睡了過去。

猜你喜歡

  1. 監獄題材小說
  2. 女強男強小說
  3. 純愛小說
  4. 倫理禁忌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新年电子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