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D1看書網 > 仙俠 > 萬法擎蒼

更新時間:2019-06-19 13:28:53

萬法擎蒼

萬法擎蒼 至尊小寶 著

連載中 張夜紫衣 娛樂圈小說 神醫小說 囚禁小說 男扮女裝小說

《萬法擎蒼》主人公叫張夜紫衣,是至尊小寶最新創作,正在掌中云火熱連載中。全文講述了修氣海、筑基成、金丹結、鑄元嬰、化神玄、得大乘,與天地同壽,踏諸天萬法!最卑微的外門弟子,卻有一個天才般的靈魂。機緣巧合下,他得到了一只神奇寵物,一顆天材地寶,從此自強不息,迷倒了許多美貌師姐,組建起強悍班底,進入到修仙者的行列中去,并和其他巨梟魔頭、仙宗仙師并列于三界…

精彩章節試讀:

云霧繚繞。

高聳入云的山峰在暮光之中若隱若現。

昆侖仙境這坐峰追述到上古時期,只是荒蕪山脈。

太玄真人煉化山脈雜質,最先吸收日月精華。之后在此開宗立派,太玄峰因此而得名。

上層的霧氣至谷底形成了永不消散的雨霧,濕潤而靈氣彌漫的環境最適合藥物生長。

張夜撲在藥田之中,細心照料每一株奇花異草。

他消瘦的背影,細膩晶白的肌膚,靜雅含有兩份幼稚。

汗水混合了彌漫空中的雨霧,順著他的下巴,一滴滴的落在奇花異草間。

花草顯出百態,或爭先綻放,或害羞閉合。

這些具有靈氣的花草在以它們的方式,感恩著來自張夜的照顧。

一陣風吹來,張夜的破衣袍飄動,清晰顯示著他單薄的背影。

張夜是太玄門最底層的外門弟子。

外門弟子實際上不是弟子,僅僅只是劍門的奴隸。

外門弟子很少有修煉法訣的機會,從來只作為仆人,僅僅能夠糊口。

許多外門弟子經常坐著同樣的一個夢:能夠被劍門有實力的長老或者真傳弟子看中,收做劍仆書童,有朝一日得傳個一招半式,便也終身受益。

張夜也每天做夢,但他沒有什么遠大理想,只希望吃飽一些,別被別人欺負。

午間不到,張夜把十畝藥田檢閱了一遍,實在太累,靠在旁邊的一塊青石上進入了甜美的夢鄉……

藥谷走來了一個又高又瘦的身影。

看到張夜在又在藥田邊睡覺,當即狠狠揮舞出了手中的皮鞭。

啪--

凌厲一抽。

睡夢中的張夜尖叫一聲,身上頓時皮開肉綻。

盡管張夜看著已經長成,可他哭泣的聲音中,多多少少帶著一些嫩幼童音的意味。

“哭什么哭,沒腦子的廢物!”那個竹竿似的人再次抬手一鞭。

“黑鷹師兄,我沒有偷懶。”

張夜哭的更傷心了。雖然他想到了母親的話:別隨便哭泣。

黑鷹這才走了一圈查看,十畝藥田都被精心照料過的樣子,這才道:“藥田是門派重中之重,不能在這里睡覺。這次算了,下次別被我看到。”

“我累……”

這是張夜的心里話,可直到黑鷹離開許久也無法說出來。

張夜做什么都投入專注,比別人干更多的活。

他照顧的奇花異草,比別人的更加靈氣,因為他傾注了更多的心血。

奇花異草有靈性,它們會感謝張夜滴在田里的汗水,所以長得異常茁壯。

在太玄門已經整整五個年頭,張夜除了無止境做事之外,只要有機會就會到平山谷去,偷看那些師兄們練習。

平山谷是外門弟子的娛樂場所。許多人在那練功。

不少表現好,喜歡溜須拍馬的外門弟子人,運氣好時,也會被那些高高在上的真傳弟子傳些粗淺法訣。如果能夠表現出天賦,就有可能成為內門弟子,脫離苦海。

張夜的夢想不是有朝一日成為那些臨空虛度的高人,他只想讓身體強壯一些,少受欺負。

記得母親說過:別被人欺負。

他腦袋里來來去去就這么幾句話。

其實,他連母親長什么樣子也沒有印象了。

張夜從睜開眼睛起就在太玄門。以前的一切仿佛空白,唯一能記住的就是母親的那幾句話。

據說是黑鷹師兄把差點死于狼口的張夜救回來的。

大家都這么說,張夜也無從推敲。

回到自己的茅屋時星光滿天,入夜了。

如舊的,張夜找來一盆冰涼的泉水,坐在床前,用棉布清洗白天被打的傷口。

他的皮膚有一層淡淡的熒光,潔白無瑕。

這種皮開肉綻的苦頭,張夜經常吃。

卻不知道為什么,他的身體從來不會留下傷痕。

他的恢復速度總比想象的快許多……

夜色如水。

張夜忘記了白天的傷痛,靜靜看著星空出神。

他想要一個夢想,哪怕并不遠大。

但是他似乎沒有。

他連媽媽的樣貌都回憶不起來。

張夜這個名字,也是黑鷹師兄給取的。

據說撿回來的時候是夜里,他臟兮兮的樣子。從此叫做張夜……

入夜,張夜的小茅屋前勤奮練習太長拳。

這是他無數次去平山谷,偷看外門師兄們練習的心得。

這套拳法在太玄劍門來說,只是入門的練體把式,十七個套路,簡單易懂。

盡管是初級把式,卻依然有駕馭口訣,并非只是學習幾個姿勢就成。

張夜無數次去平山谷偷學,總算把這套十七個套路的太長拳的外形看會了。卻依然沒有口訣。

每當有空閑無人的時候,張夜會一次又一次的練習這套太長拳。

他沒有遠大的夢想,所以不強求口訣。

張夜打的套路,和那些有口訣師兄的大開大闊不同。

他打出來的太長拳,有一種難言的節奏感隱含其中。

起初,他總力求外形和那些師兄一樣。

張夜把那些得傳太長拳的師兄視為天人,他們完美無缺。

可是學會了十七個套路,練習過程中,他潛意識會修改一些細微的地方。

感覺很怪,他覺得那些師兄練錯了?

這種話說出來是質疑門派的思維,所以張夜只能把這個幼稚的想法埋藏在心里。

沒有遠大的夢想,所以他不介意自己“練錯了”。

他心之所至的練,只想不被欺負……

拳腳揮動之間,氣息流動。

和師兄們的太長拳不同,張夜的拳如同小溪,噓噓流淌,心之所至,拳意綿綿。

十七個套路,諸般變化。他打了一共三個循環,深深吐出一口氣。

噗通。

消瘦的張夜頓時虛脫,軟倒在地上。

他竟是這般的就睡著了。

張夜沒有真正的修真法訣,“練氣”的道路也沒有走上。因此練習太長拳訣不能持續很久。但他的太長拳,的確打得有些不同。即便修煉正宗法訣,進入“練氣”二層境界,也不一定能夠完成三個循環太長拳。

“咦。”

黑暗中似乎有人在看張夜練拳。在張夜睡去之后隱約傳出一聲好奇意味的輕聲……

三個時辰之后,晨光初露。

鐘聲敲響三次,打破陳暮的寂靜。

揉揉眼睛,疲憊的張夜從地上坐起來。

又是一個夜晚睡在了外面的地上,對此,張夜已經習以為常。

把剩下的干糧隨便找了一些充饑,張夜急急忙忙的趕往藥田。

否則又要被黑鷹師兄打了。

張夜不怕皮肉之苦,但是他十分反感那種恥辱感……

張夜單薄的背影撲在了藥田中,細心照料這些五顏六色的花草。

汗水一滴滴的落在富有靈氣的土壤中,奇花異草更顯得嬌艷。

仿佛他的汗水就是最具靈氣的肥料。

天才地寶的形成,無不是擁有得天獨厚的地氣,以及孜孜不停的日月精華,經年累月,方能孕育。

門派盡量營造出適合藥材生長的環境后,至關重要的就是運用這群近似奴仆的外門弟子培育。

雖然擁有高深玄奧法訣的長者門能夠呼風喚雨,卻也不能對奇花異草施展法術助長。

天地萬物自有法則。

違背法則,強行催發花草生長,會導致奇花異草靈氣不夠,還攜帶戾氣。

“這好比使用激素催長牲口……”

張夜一邊松土一邊喃喃道。

隨即楞了楞,怎么會想到“激素”這么一個古怪的詞語,他茫然不知。

這個詞語和這個世界格格不入。

由普通外門弟子以勞動和汗水照料藥田,讓奇花異草染上“人氣”,自然生長,正是保證藥材品質的不二法門。

這個道理外門弟子之中,甚至內門弟子,幾乎沒人知道。

張夜五年來用汗水換來了許多“鮮花百態”,對此,他似有所悟。

勞累了許久,他又在藥田睡著了……

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:

猜你喜歡

  1. 娛樂圈小說
  2. 神醫小說
  3. 囚禁小說
  4. 男扮女裝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

關注微信公眾號俠盜網

回復萬法擎蒼或者回復書號4943 閱讀全文

×
新年电子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