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D1看書網 > 仙俠 > 修真之上陣父女兵

更新時間:2019-10-23 09:59:55

修真之上陣父女兵

修真之上陣父女兵 蘭精靈 著

連載中 白自在高滿堂 女強小說 科幻小說 種田小說 a小說

《修真之上陣父女兵》是大家非常喜歡的仙俠小說,作者是蘭精靈,主要角色有白自在高滿堂,小說情節跌宕起伏,前勵志后蘇爽,非常的精彩。內容主要講述了出生不到六個月筑基,二歲不到結丹,然后自毀金丹,跳出本屆法則,元嬰化神根本沒興趣......修煉就是娛樂,水到渠成罷了。很抱歉,這么牛還不是故事的主角,故事的主角是這牛人的父親。

精彩章節試讀:

六月的海風吹的人懶洋洋的,白自在來到這個陌生世界已經有段時間,他現在不叫白自在,張家村有一戶外姓姓白,是個鐵匠膝下無子,白自在出于自身的考慮便認他做了干爹,農家人實誠,憑空撿個兒子樂的不行,滿口應承。白自在隨了他的姓改名字叫白自在。其實他更想叫白天,叫了幾天,總出誤會,只得改成白自在。

白自在走了很遠,終于走到縣城,他上半身穿著一件白色馬甲,馬甲應該是有些年頭,白色中夾著暗黃,上面打了七八塊補丁,盡管如此,馬甲仍然很干凈。馬甲有些小,白自在穿在身上緊繃繃的,虬實的肌肉畢露無疑,馬甲敞開,顯出八塊腹肌,身前背了個破舊包裹,里面軟趴趴不像有什么東西的樣子。

下半身是一件短褲,褲腿用麻繩扎緊,腳上踏著一雙木拖,走起路來咯噠咯噠的響,引起了一陣陣側目。寶升堂的迎客小廝露出嫌棄的嘴臉,心里暗暗嘀咕:“這個漁夫,好不識抬舉,這仙家出入的坊市門口是他這等俗人經過的么?”。

白自在抬起頭擠出笑容,走向小廝,小廝心里更是厭棄,這樣的人多的是,期盼著沾一點仙氣,求個符出海討個平安,這里是什么地方,寶升堂,做仙家交易的地方,一分錢進貨,兩分錢賣出,低買高賣,迎的是客人做的是生意,哪容得這許多人插科打諢,渾水摸魚。

小廝繃著臉裝出一副惡狠狠的嘴臉,比那庫房門口的大狼狗還要兇惡幾分。白自在沒想到這人這么市儈,他眼睛轉了一圈,計上心來,轉個身走向路的另一頭,小廝已經準備好了一套罵詞,沒想到人家還有這一出,嘴里啐了一口:“還算你長了雙狗眼,沒瞎!”小廝轉身面向另一邊,白自在瞅準機會,抓了個空子,沖進寶升堂。

白自在動作極快,甩開手里的包裹,露出一晶瑩剔透的球狀體,扯著嗓子大喊:“我有寶貝,你們寶升堂敢不敢收?”小廝一拍腦門,嘴里罵了一句,心里狠狠的發誓:“非要扒了這小子的皮不可!”他也不慢一把拉住白自在,就要往外拽,這小廝也是個凡人,家里出了個修仙之人,便跟著雞犬升天,混了個看門的職位,眼看自己失職,哪能不急,他一使勁,“噎呵!”白自在一動沒動,他失了平衡,摔了個屁墩。這下小廝更是惱怒,破口大罵!

寶升堂的分三層,第一層有十來個客人,還有三四個煉氣初期的店員在招待客人。兩人這么一鬧,所有人的目光,都落到兩人身上。這些人的表情幾乎同一頻率,同時瞪圓了眼睛,瞳孔變大。一個虬須大漢晃晃悠悠走了過來,他指著白自在問道:“小子,你這東西怎么賣?賣我如何,寶升堂出多少,我出他二倍!”幾個店員急了,其中一人匆匆跑向樓上,而另幾個則全都沖出了檔口。

迎客小廝仍然不依不饒,嘴里罵聲不斷,其中一個店員“啪啪啪啪!”扇了他幾個巴掌:“你個狗東西,你是瞎了么,如此貴客,怎可輕慢!”提著小廝的后脖頸子,甩手扔出門去。然后陪了個笑臉,走向白自在:“這位小哥,在下是寶升堂一樓的坐堂,那個,看門的奴才,有眼無珠不識真人,還望您大人不記小人過,莫要記掛在心,來來,我們樓上請!”另外幾個店員則攔在那虬須大漢身前。

虬須大漢哇哇大叫:“你們幾個煉氣小輩,也敢搶我屠某人的生意?”大漢臉上青筋暴起,不知什么時候手上多了一把大刀,不過他也不傻,嘴上說的厲害,一步也不敢上前,這里是寶升堂,有金丹修士坐鎮,他還不敢造次。只是財帛動人心,讓他放棄眼前這至寶,談何容易。

“哼,你個屠老三,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,也不看看我家的招牌,寶升堂是你鬧事的地方么?”坐堂前一刻還一臉笑意,轉過身就是橫眉立目,盡管境界上和屠老三相差不少,但氣勢卻一點不差。

屠老三憋著嘴,鼻子里哼哼直響,這也不怪他如此,按說自己是筑基修士,對方一個煉氣修士,對自己畢恭畢敬才合的上理法,可是店大欺客啊。

屠老三總算是壓住心里的一股火:“你小子能什么能,敢不敢跟我出去走一趟,看我不扭斷你的脖子!”屠老三嘴上說的厲害,終究是沒敢行動。

白自在掃了他一眼,屠老三突然眉毛緊皺,渾身的顫抖,似乎得了怪病,沒一會兒,他臉上冷汗直流,渾身哆嗦的更加厲害,約莫過了五分鐘左右,他又好似渾身一輕,整個人卻像洗了桑拿,汗水浸濕了衣裳。

事到如今,這屠老三不敢再造次,灰溜溜的奪門而去。與此同時,一個白胡子老頭,出現在樓梯口,此人相貌儒雅,穿一身長衫,好一個漂亮老頭,眉毛也是白的,慈眉善目,方口直鼻大眼,仙風道骨,白自在眼前一亮,心中暗贊。

坐堂上前低聲和老者說了幾句,老者點頭,揮了揮手,這些店員就乖乖的回到自己的位置,幾個客人眼里的火熱慢慢的消散,繼續討價還價。

“這位小哥,怎么稱呼?”老者面露和藹之色,眼睛盯著白自在手里的物事,眼睛里露出精光,盡管老者隱藏的很好,白自在還是看到那里面的貪婪。

白自在裝出一副傻乎乎的樣子,騰出手拍了下自己的胸膛:“我是白沙島張家村的,俺叫……白自在,我來賣這東西,換錢娶媳婦,你們收不收?”白自在說自己名字的時候差點說成蘭天,還好反應快,沒出紕漏。

老者哈哈大笑,捋了捋胡子,似乎頗為開心:“收,收,來跟我上樓我們慢慢談!”白自在看了看左近,有些猶豫不決。

“怎么?還怕我們店黑了你的東西么?”老者笑呵呵的問道,語氣里沒什么惡意。

白自在撇著嘴搖頭說道:“這倒不是,我聽他們說,你家聲譽極好,從不做那下三濫的勾當!”白自在含著胸,露出靦腆之色,隨即顯出農家人特有的狡猾:“我長這么大,從沒爬過樓梯,有點膽怯!”

這老頭可愛的搖搖頭,遇到這么個愣頭青他這仙人也沒什么好辦法。似乎這種事也不是第一次,這老爺子早有準備,手指一抖,甩出一個陣盤,白自在感覺四周變的模糊,有兩個店員,送來兩把椅子和一張小桌子,白自在和老人家分賓主坐下,店員給兩人斟茶。白自在拿起茶杯,舔了舔嘴唇,嘴里嘟囔著:“總算喝上一口水!”白自在一飲而進,舌頭飛快打轉,一蹦三個高,裝作燙的不輕的樣子,這又引得老爺子一陣笑。

“小友,我是這家店的堂主,我叫高滿堂,不知道小友可認識這東西么?”高滿堂看白自在是個凡人,也不和他論那些修真界的輩分規矩,語氣里也沒有居高臨下的態度。白自在對于修真世界的規矩懂的不多,不過做買賣談生意,他是老手。

白自在將東西放到桌子上,搓了搓手,滿里傻氣的說:“當然知道了!”高滿堂伸出手詢問白自在他能不能看看,白自在欣然同意,他看著高滿堂小心翼翼的拿著那東西左看右看。

白自在繼續說道:“這是一個蛤蜊的內丹!”他裝模作樣,左右看了看,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,看了一會兒也沒看出什么,倒是安心了,他湊的近些說道:“老爺子,不瞞你說,我是個窮小子,從小無父無母,到處流浪,不小心被卷到海里,也是老天爺開眼,沒讓我死,我被張老漢救下來,他家的閨女看我實誠,就跟我成了好事,我尋思也不能薄了姑娘的心,和我老丈爺借了船,打算去撈條大魚!卻不想!你猜怎么了?”白自在故意停了一下。

高滿堂從儲物袋里拿出一個盒子,將內丹小心翼翼的放進盒子里,重新放到桌子上。“怎么了?”老爺子心情不錯,還挺配合。

“我出海沒多久,就遇到風暴,我心里一涼,完了完了,再也見不到媳婦嘍!船翻了,我拉住一塊船板死死不放手,我當時就想,這船板就是我的媳婦,就是我的命,死也不放手!白天又黑夜,黑夜又白天的,我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,我隨身帶的水葫蘆里已經沒水了,我知道我要死了,我哭啊,喊啊,罵天罵地罵海罵風,誰知,罵兩句眼前突然出現一個海島。我也不知道哪里生出的力氣,總算是游到島上,我趴在沙灘上一動不動。誰知道這時候,又出變故,島的另一頭忽然電閃雷鳴,遠處又傳來讓人想死的鳥的鳴叫聲!”

“啼鳴鳥?”老者微微動容,忍不住吐出幾個字。

“是挺能鳴叫的,聲音還挺尖,個頭有這么大!”白自在隨便比劃出一個房子大小的樣子:“嘴巴鉤鉤的,看著就嚇人!這鳥飛過,山崩石裂,我嚇的尿褲子,忙找了塊石頭躲避,還好那鳥沒空理我,沒往我這邊飛,而是不停朝打雷的地方鳴叫。然后就打起來了,又是煙又是火,又是風又是雨的,打了足有一天一夜,給我嚇的動都不敢動一下,肚子餓的憋憋的,還好石塊旁有個小水坑,我試了試,是淡水,我靠喝涼水度過了這一天一宿。后來鳥飛走了,雷也停了,我忍不住好奇,過去一看,蛤蜊肉飛的到處都是,我撿了幾塊肉,后來發現這東西,我也不認識這東西是什么,但是感覺挺值錢,就給包上了。那之后,鳥又回來了,似乎非常的憤怒,不停喊啊叫啊,我受不了,暈了過去,等我醒來的時候,鳥不見了,蛤蜊的肉變成了碎末。說起來不怕你老笑話,我喝水喝壞了肚子,上吐下瀉的,多虧了這枚內丹,內丹不知道怎么,閃閃發光,沒一會兒我的肚子就不疼了,我想啊,這肯定是個好東西,是寶貝。我藏了心眼,貼身收好,又過了幾天,路過一艘船把我救了,我跟著船一路回家!”

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:

猜你喜歡

  1. 女強小說
  2. 科幻小說
  3. 種田小說
  4. a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

關注微信公眾號二更超市

回復修真之上陣父女兵或者回復書號5196 閱讀全文

×
新年电子游戏